霸占諸天

第1714章 我不敢動你?


    “哈哈,鯤鵬肉熟了,這一鍋肉可是成了寶藥啊。”帝江笑道,只是這一鍋肉就可讓他們眾位祖巫少修萬年的時光。

     “對對對,大哥快撈肉吧。”眾位祖巫在一旁雙眼放光,可謂是垂涎三尺:“就是就是,太香了,不虧是鯤鵬。”

     墨羽的嘴角微微抽搐,恐怕鯤鵬死后沒想到還有人夸他吧。

     很快,這一大鍋肉就被眾人給分完了。

     眾祖巫吃下鯤鵬肉后,一個個身體散發著光芒,頓時就陷入了修煉的狀態之中。

     墨羽與玄龜也吃了不少,感覺修為有所增加,趕緊打坐起來。

     一時之間,盤古殿安靜了下來。

     轉眼間,過去了五百年。

     墨羽退出了修煉狀態,因為鴻鈞馬上就要第二次講道了。

     感覺到墨羽醒來后,眾位祖巫也是睜開了眼睛。

     “道友可是要去聽道了?”看著醒來的墨羽,帝江詢問道:“要不要我等一起前去?”

     “呵呵,不用。”

     墨羽搖頭輕笑道,要是十二位祖巫跟他一起去的話,恐怕帝俊等人不會輕易出手:“眾位道友一起去的話,我怕有些打草驚蛇,諸位只要在三千年后,去往混沌便可。”

     “那好吧,我等在三千后,會去往混沌隱藏起來,等道友的好消息。”帝江感覺墨羽說的也對,帝俊可是很狡猾的,到時要是不上當,那他們就白忙活了。再者說,他們祖巫去聽道也是去睡覺,沒啥大用,還不如在道場在修煉三千年。

     “好,那我和玄龜去也。”墨羽說道,叫上玄龜出了盤古神殿,向著三十三天外混沌中飛去。

     “大哥,這個墨羽道友,實力真有這么強大?”在墨羽走后,祖巫中的智囊燭九陰來到帝江身邊,輕聲問道,他是擔心,到時候偷雞不成蝕把米,那就麻煩了。

     “無礙,吾雖不清楚這墨羽道友的實力,可至少可以攔住太一的。”帝江眼神有些深邃,他雖然答應了墨羽的條件,可并沒有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墨羽的身上:“只要沒有太一和他的混沌鐘在,我們還不懼其他幾個人。”

     他相信墨羽很強大,可是力敵那么多的大能,帝江心里還是有些不信的。不過墨羽只要能擋住太一,那他就有把握重創帝俊。

     “不需要在想其他,努力修煉,一切三千年后見分曉。”帝江回身對著其他祖巫說道。

     眾祖巫齊聲應道,很快就陷入了修煉的狀態。

     在百年之后,墨羽與玄龜也到達了混沌的邊緣。

     不過,墨羽這時在這混沌邊緣處,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生靈,只見一個猴子模樣的生靈,在那混沌邊緣處不安的走動著,想進又不敢進,急的開始抓耳撓腮。而奇特的是,這猴子生有六個耳朵,這六個耳朵不時顫動間,還會帶出一絲殘影。

     他就是那混世四猴之一的六耳獼猴,比之其他先天大能出世尚晚,因此不曾趕上鴻鈞第一次講道。

     不過,好在六耳獼猴有一天賦神通可聆聽天下萬物,在他出世后憑借此神通,也偷學了不少奇功異法,同時得知了圣人二次講道的消息,于是急匆匆的趕來了。

     雖然他的神通可以偷聽圣人講道,可哪里有在場聽,感悟的多?

     可是畢竟出世太晚,就算偷學了不少東西,自身的境界也才不過太乙金仙后期,在加上自身沒有什么強力的靈寶,一時間在這混沌邊緣被攔住了。

     六耳獼猴在混沌邊緣糾結了一會兒,頹然放棄了,心中暗道,“看樣子只能是偷聽了,這混沌太過可怕了。”

     可是正當六耳獼猴準備找個地方好偷聽圣人講道的時候,一旁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六耳獼猴,你準備是去尋處地方偷聽圣人講道嗎?”墨羽笑吟吟的帶著玄龜,從不遠處走來,看到六耳獼猴,他的心中還是很高興的,因為他打算把這猴子招入麾下,六耳獼猴的天賦神通可是逆天的很,不說其他,單單能夠偷聽到圣人講道就可見其不凡。

     “大人,小的不敢,小的只是路過此處。”六耳獼猴感應到這出現的一人一龜周身散發的氣息,不禁有些腿軟,在聽到墨羽的話更是一臉驚恐,偷聽圣人講道不被人發現還好,要是被人發現了那他可就完蛋了。

     “呵呵,你也不用瞞我,你要是真偷聽圣人講道,那你就廢了。”墨羽澹笑道:“再說了,你以為偷聽講道不會被圣人發現?那你把圣人想的可太過簡單了。”

     “大人說的是,小人不會偷聽圣人講道了。”六耳趕緊點頭保證道,不過心里還是有些不以為然,沒有感受過圣人之威的六耳不覺得圣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他的天賦盛通自出世以來就沒被發現過,圣人在強大還能發現遠在億萬里的他嗎?

     看著眼睛亂轉的六耳,墨羽也看出了這六耳的小心思,不禁心中好笑,圣人的強大也是你一個小小的太乙金仙可明白的?

     “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不然你會很慘的。”墨羽澹澹道:“我可以帶你去聽道,不過有一個條件。”

     “大人請講是何條件?”六耳驚喜的說道,要是能光明正大的去聽道那再好不過了。

     “加入我的勢力。”墨羽說道。

     “好,我答應大人。”六耳急忙驚喜的點頭說道,他還以為是啥條件,加入強者的勢力他巴不得呢。

     “嗯?”墨羽有些錯愕,這么容易的嗎?你六耳框我的吧?

     “大人有所不知,現在的洪荒中很亂的,像我這等小修士不知何時就身死道消了,因此能被強者庇護也是一種幸事。”看著墨羽那詫異的表情,六耳獼猴知道墨羽誤會了什么,于是苦笑解釋道:“再者說,我感覺到兩位大人的實力恐怕在這洪荒中也是頂尖的了,所以也就痛快的答應了。”

     墨羽微微皺眉道:“以你的本事要加入一個勢力應該很容易吧,為何現在還是一人?”

     “我曾想加入那帝俊的勢力,畢竟他的勢力在洪荒中屬于頂尖的,可是那帝俊麾下新招攬的飛廉大將有些仇怨,我在去帝俊的勢力怕是會被排擠。”六耳的面色有些復雜,說道:“而別的大能又不曾建立勢力,所以到如今一直是一人。”

     “哦?”墨羽有些詫異道:“你與那飛廉還有仇怨?”

     “那飛廉可能早就忘了,可我永遠忘不了。”六耳臉色逐漸猙獰:“大概在萬年前,我本在游歷洪荒,突然巧遇一靈寶出世,隨后便收了起來。可那飛廉在路過之時看到了,他搶了我的靈寶便罷了,技不如人我認。可那飛廉搶完我靈寶,還言語羞辱了我一番,而且還把我打成重傷,若不是命大,我早就死了。”

     玄龜不禁想到了他的遭遇,臉色憤怒,“哼,與那西方二人一樣無恥。”

     “不瞞兩位大人,我急切去聽道也有此原因,我日后定會向那飛廉報仇。”六耳望了一眼玄龜,而后苦澀道:“如果兩位大人怕招惹麻煩,不如就此作罷,畢竟那飛廉實力很強,而且加入的勢力很是強大。”

     “哈哈哈……”玄龜大笑不已,飛廉那是什么東西?鯤鵬都被老大燉了,還缺一個飛廉嗎?

     墨羽也是輕笑著,上前拍了拍六耳的肩膀:“加入我們,很快你就會明白,飛廉對于我的敵人來說不算啥。”

     看著大笑的玄龜和墨羽,六耳不禁有些疑惑:飛廉可是大羅金仙中期境界的大妖,怎么你們一點不擔心嗎?

     “好了,咱們先去聽道,圣人講完道后,你就明白了。”看著有些懵的六耳,墨羽輕笑道,不待六耳有啥反應,隨手打出一道法力護在了六耳的身上,轉身向著混沌飛去。

     玄龜和六耳兩人緊隨其后,時間不長就進入了混沌之中。

     在趕路百年之后,墨羽三人也到達了紫霄宮。

     紫霄宮前。

     這時紫霄宮外已經有不少人在了,三三兩兩的在交談著。

     在墨羽三人到了之后,不少人看了過來,畢竟墨羽造字之時昭告洪荒,還是有不小的名氣的。

     “哼,你竟然還敢來?”看到墨羽的到來,冥河不禁冷哼一聲,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他是打不過墨羽,可是這次他可不是孤家寡人,就在三萬年前,帝俊與太一兩人找上了他,并且已經說好了在圣人講道后一起圍殺墨羽。至于墨羽身后的玄龜和六耳,他并沒在意,在他看來都是將死之人罷了。

     不遠處的伏羲和女媧二人也看到了墨羽,不禁臉上露出了一抹喜色。

     伏羲在知道墨羽在不周山所取的葫蘆藤和九天息壤與女媧日后有大用之時,就想著和墨羽談談。

     可是,他這一元會來曾推演了不少回墨羽的下落,可是卻一無所獲。這讓他有些著急,今日看到墨羽來了,就趕緊拉著女媧想上去交談一番,不然錯過此次機會,還知道何時能見到墨羽。

     可不等他兄妹二人上前,就看見墨羽就帶著一頭大烏龜和一只猴子,向著準提接引走去。

     “師弟,幾萬年前那只玄龜過來了,還有個墨羽,怎么辦啊?”看著墨羽和玄龜,接引看向準提面露慌張之色,玄龜肯定不是和他們來聊天的,他們可是搶了玄龜靈寶的,看這架勢肯定是來尋仇的。不過,只是一個玄龜他們都不是對手,在加上墨羽,打不過跑都是個問題。至于六耳一個太乙金仙,并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沒事沒事,那玄龜應該不敢在圣人道場前放肆。”準提也有些慌,不過在圣人門前,準提感覺還是有些底氣的。

     在接引和準提心慌之時,墨羽帶著玄龜到了,他的臉色冰冷,他實在對這西方二人好感欠缺,懶得廢話:“拿來!”

     “哼,拿什么?”看著墨羽,準提冷哼道,他怕的是玄龜,畢竟被玄龜暴打過,但對墨羽還是不虛的,畢竟看起來墨羽的實力也就大羅后期:“我們拿了你的東西嗎?”

     “那我的東西你們可搶了?”看著準提和接引,玄龜面露怒色的說道。

     “搶?是你搶的我們的東西吧,我們還沒找你,你到找上門來了。”準提接引二人雖然面露慌色,可還是強行狡辯道,畢竟這么多人看著呢,先把理占住,反正也沒人看到:“對,是你搶的我們的東西,交出來。”

     “哦?呵呵,你們真的不交?”墨羽的眼神瞬間變得危險起來,快控制不住了,實在被接引和準提二人的話膩歪壞了。

     玄龜氣的渾身發抖,眼神好像能噴出火來,西方二人的無恥,實在是刷新了他的下限。

     至于六耳,這時只能在一旁瑟瑟發抖,大老的事他還插不了手。

     正在墨羽和玄龜想動手時,一聲大笑從不遠方傳來:“哈哈哈,墨羽你這是在強搶西方二位道友嗎?”

     下一刻,只見從混沌中帝俊帶著十幾個人到了,這時的帝俊周身彌漫著滔天的帝王之氣,身后帶著十幾個人,威勢一時無兩。

     這幾萬年來,帝俊的勢力急速增長,已經可是說是洪荒除了巫族外,第一大勢力了。

     在帝俊身后的十幾個人都是這些年來招攬的頂尖高手,實力最弱的都有大羅中期的境界,這次帶這些人來,一是聽圣人講道好快速的增加實力,二來就是圍殺墨羽。

     “呵呵,墨羽這是仗著自己實力強大,在搶兩位道友的靈寶嗎?”帝俊帶著人來到墨羽近前,雖然臉上在笑,可是目中卻透著絲絲寒意。

     “我的事,用你來管?”墨羽一臉冷色,他也看到了帝俊身后有不少人在,可在他看來不過是跳梁小丑罷了:“哪里涼快,往哪兒滾。”

     “大膽,你這道人是在找死嗎?”帝俊身后一人上前喝罵道,而后在看到墨羽身后的六耳時不禁有些詫異:“你這小猴子還沒死呢?命還挺大。”

     “飛廉……”六耳抬起頭,眼神中充滿了怒火,這聲音他一輩子也忘不了,咬牙切齒的低喃了一句,可是他不敢罵也不敢打,因為對面人多勢眾,而且每一個都不是他能惹的起的。

     六耳深深低下自己的頭,他怕自己眼中的怒火會激怒飛廉,可是飛廉已經看到了六耳眼中的不忿:“呵呵,猴孫,還敢對我露出這種神色?”

     “你是想死了嗎,還是以為你身旁這兩人敢動我們,哈哈哈哈。”飛廉來到前方,看著六耳哈哈大笑道,在他看來,墨羽和那頭大烏龜絕對不敢出手,因為他的身后可是有著十數人在。

     看到這一幕,帝俊和太一等人只是冷笑著立在原地。

     “六耳,是這家伙傷的你?”墨羽沒有看飛廉,回頭看著六耳澹澹問道。

     “是的大人,大人……咱們先……忍忍吧。”六耳獼猴強壓著自己的恨意,實力不如他人強,即使仇人在眼前,他也無能為力。

     可是當六耳說完以后,發現身前的墨羽不見了,隨即就聽到一陣轟鳴聲。

     六耳抬頭望去,看到了這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一幕,只見墨羽好似沒看到帝俊身后的一群人一樣,腳下只是輕輕一踏,瞬間到了飛廉跟前,而后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飛廉的身上,頓時飛廉慘叫著好似炮彈一般飛了出去。

     飛廉頓時砸在了身后人身上,一口血噴了出來,而他身后的眾人也是聯手抵住了飛廉,不過也是步步后退面色漲紅,心中駭然這力量的強大。

     “放肆,墨羽你找死。”太一瞬間喚出了混沌鐘,一臉怒火的看著墨羽嗎,他沒想到,在圣人門前他墨羽還敢動手。

     看到這邊打起來了,冥河也來到了帝俊的身旁,一言不發,只是冷冷的看著墨羽。

     “我不敢動你?”墨羽一臉冷色,看著躺在地上的飛廉,目露寒光,要不是在圣人門前,他剛剛就直接弄死飛廉了:“以前也有個人有過這種自信,后來他被我燉了。”

     看著墨羽的目光,飛廉不禁心中一寒,趕緊低下了頭顱,也不敢像剛才那樣囂張了。他沒想到墨羽真的敢動手,并且墨羽的實力比他預想的強大的多。

     “墨羽你放肆,圣人門前你還敢動手,這是對圣人的大不敬。”看到墨羽與帝俊的人起了沖突,準提一轉剛才慌張神色,拉著接引來到帝俊身旁,頓時就變得強勢起來。

     “滾!”墨羽厭惡的看了準提和接引兩人,懶得和這兩人廢話。

     “墨羽,你還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寫啊!”帝俊目露寒光,周身的氣勢隱而不發。

     “死字?”墨羽上前一步,看著帝俊面露冷色,寒聲道:“這個字我還真沒造出來呢,要不你來教教我?”

     玄龜??????????跟著墨羽上前,氣勢轟然爆發。

     見狀,帝俊身后的眾人也都趕緊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其他大能都發現了這邊不對勁,看了過來,不過,看到帝俊身邊的眾位大能和身后十幾個氣勢不弱的大妖,在對比只有三人的墨羽后,頓時面露憐憫。

     圍觀的大能們,都是低聲議論起來:

     “這墨羽不妙啊,他們人手太少了。”

     “呵呵,敢得罪帝俊太一,還這么囂張?”

     “這墨羽怕是不想在洪荒混了。”

     “這么多人,怕是跑都跑不了了。”

     ……

     “哥哥,我們還過去嗎?”看著伏羲,女媧問道。

     “額,還是再等等吧,現在……好像不合適。”伏羲擦了擦頭上不存在的汗水,心中暗暗慶幸,幸虧剛剛沒過去。

     就在氣氛緊張到極致時,只見紫霄宮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看著眾人,昊天與瑤池齊聲說道:“各位師兄請進,圣人要開始講道了。”

     眾人們也不看熱鬧了,畢竟聽道要緊,慢慢的陸續進了門內。

     “我們講道后再見。”帝俊面露冷色對墨羽說道,而后大袖一甩,帶著身后的眾人進到的紫霄宮中,畢竟時在圣人門前,他還是有著幾分顧及的。

     “呵呵。”冥河冷笑一聲,也隨著帝俊而去。

     “嘿嘿,墨羽道友,不如你把那靈寶給我,到時我不插手如何?”看著人走的差不多了,準提的眼珠一轉,靠近墨羽輕笑道,他覺得墨羽會給他的,因為墨羽得罪的人太多了。

     如果再加上他和接引二人,那墨羽更無活路可走,只能把靈寶給他,以好讓他和接引二人不會插手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