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奈我何

第3章 團團叫麻麻


    安奈走出ktv的時候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從這里到西大還要半個小時,那時候西大宿舍早就關門了。其實回宿舍還是回家都是一樣的,反正都沒有人。她的兩個小伙伴——程果去美國交換一年,林暮那個學霸申請三年畢業早就工作了。

     她買了一瓶酸奶和幾袋零食慢悠悠地一路走回家,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幾只流浪貓嗖地竄出來,在她腳邊繞了一圈就乖乖地趴下了。安奈把小魚干的包裝袋撕開放到它們腳邊,路燈昏暗的光把她和小貓們的影子拖得很長,安奈垂著頭看自己被拉長的影子,抬腳踩了一下。她的酒量一向很好,但是一點也不喜歡喝酒,在這樣只有一點點醉意的晚上,一個人的時候最容易孤獨。

     等小貓們瓜分完食物,她把袋子扔回垃圾桶里自己回家了。

     安奈擦著頭發從浴室里走出來的時候,屏幕最下面的消息窗正閃爍,安奈坐到椅子上點開對話框,就看到她家策劃發來的滿屏驚嘆號。

     ——

     吃雞的狐貍:妹妹,交音交音交音(╯‵□′)╯︵┻━┻

     你奈我何:【文件】

     吃雞的狐貍:好軟,我可以拿著你的音去催那群懶貨了。

     你奈我何:……

     吃雞的狐貍:睡吧小寶貝。

     你奈我何:……

     吃雞的狐貍:賣個萌,妹妹。

     你奈我何:萌

     吃雞的狐貍:再見。

     吃雞的狐貍:對了,之前的劇已經發了,去轉我的微博,還有個新劇發你郵箱了記得看,乖。

     你奈我何:好

     吃雞的狐貍:你果然是我的小天使,讓我們一起承包小粉紅的首頁,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你奈我何:好

     吃雞的狐貍:每次你這樣軟,我就戳戳你的面癱臉,反差萌!

     安奈登了自己的微博,轉發了吃雞的狐貍的置頂微博。很快就收到了一堆評論提示,安奈一一點開認真回復了那些萌萌噠評論。她被她家策劃帶進網配圈三年,微博上粉絲越來越多,吃雞的狐貍經常說她得了有回復不回會瘋的病,安奈對于所有的評論都會回復,一條不落,黑她的她回“哦”,不黑她的她回“么么噠”。鼠標滾輪往下拉的時候安奈看到了一條奇怪的評論,讓她不知道回“哦”還是回“么么噠”了

     ——

     飯團團團團團:zwtwhbeqagqwgpk,wggt4p-keqtrwqp]=vhrg50ikq=aw1eghfvw2f[pwjhmjhmqarjbvqamhjgrjbmheqt[mjbh[

     qthb

     一大串字母符號排在那里,像是有人用臉在鍵盤上滾出來的,安奈戳開了那個昵稱叫飯團團團團團的微博,微博主頁空蕩蕩的,粉絲0,關注1,安奈戳了一下發現她就是那個1。飯團團團團團的頭像是一個趴在男人肩膀上睡覺的小男孩,小孩子白嫩的臉頰被壓得肉嘟嘟的,濃密的黑睫毛又長又翹,一只肉乎乎的小手繞過男人的脖子耷拉在男人背上,小手指微微蜷著,手背上還有五個小肉坑。

     那只白嫩的小手像小奶貓粉粉的小肉墊兒一樣,在她心口輕輕地撓了一下。

     安奈回復了一個(づ ̄3 ̄)づ,那邊又回復了一長串不規則字母,字母……更長了。

     ###

     “爸爸爸爸爸爸……”楚團團兩手扒著楚何的胳膊,手腳并用地趴到楚何身上專注地看著楚何的屏幕,白嫩的小手指指著屏幕上“你奈我何”括號里的安奈兩個字,字正腔圓地念“媽媽”,團團認識的字不多,安奈這倆字他都認識,是為數不多的他爸爸教他寫的字。

     “要”團團一張小臉都快貼到屏幕上了,楚何一手抱著亂撲騰的兒子,一手給他注冊微博——飯團,昵稱重復不可用,飯團團,昵稱重復不可用,飯團團團,昵稱重復不可用……

     楚何從電腦里找了張照片做飯團團團團團的頭像,教了團團基本操作后就起身去陽臺接電話了。他這兩天煩透了,本來他回國最重要的事去找安奈,還沒找到安奈,就被老頭公司里那個女藝人的事情煩死了。

     團團在椅子上跪直了身子,就看到麻麻的主頁上多了一條微博,他戳了評論,想寫媽媽,才想起來他爸還沒教他用電腦寫字,楚團團看著評論越來越多有些著急,大聲叫了聲“爸爸”,可是他爸爸連頭也不回。團團不開心兩手使勁拍鍵盤,拍了幾下發現評論框里多了好多字,他繃著小臉,鄭重地用肉乎乎的小手指戳了一下enter鍵,那一大串全都發了出去。

     不一會兒就收到了回復,秉承著他爸教他的“哪兒動戳哪兒”原則,楚團團戳開了他麻麻的回復——(づ ̄3 ̄)づ

     小孩子更開心了,整個團子都趴在電腦上奮力地多拍了幾下鍵盤回復回去,不一會兒,那邊又回了一個(づ ̄3 ̄)づ。

     ……

     晚上安奈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里她一直在跑,一開始的時候有兩個人陪著她跑,后來變成一個,再后來……只剩她一個人。

     夢里場景一變,她站在西大附中的天臺上一手握著欄桿,風從她背后吹過來,很大,像是要把她從房頂上掀下去。

     最后,是刺眼的無影燈,她躺在冰涼的床上,連手指都抬不起來,她聽到隱約的小嬰兒的哭聲,有道低沉的聲音問她,你要看看他嗎?她聽到自己的聲音說,不要。

     驚醒的時候整個房間里還不是很亮,清晨的陽光透過厚重窗簾的縫隙灑在淡綠色的大床上,安奈光著腳跳下床跑去窗戶那里“嘩啦”一下一把拉開了厚重的深藍色窗簾,明媚的陽光透過落地窗鋪在她腳下的木質地板上,整個房間都亮了起來,安奈站在陽光里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才覺得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

     想到昨晚那件事,安奈皺了皺眉,她的實習肯定黃了,還好今天還有e.a雜志社的初面,不然臨近畢業,工作還沒任何著落真的壓力山大。

     換好了衣服下樓跑了幾圈,安奈神清氣爽地去打車去了日報大廈。e.a的筆試并不難,安奈交了卷之后走出日報大廈,外面驕陽似火,她決定去對面商場買一杯冰奶茶。

     快到六一兒童節,商場里到處都是萌萌噠毛絨玩具和彩色的氣球,安奈舉著奶茶正要走的時候接到商學院學生會的電話,讓她帶一些毛絨玩具回去做下周院畢業典禮的獎品。

     安奈掛了電話,站在上升的自動扶梯上喝著奶茶,正中午,商場里難得人不多。

     隨著自動扶梯緩緩地上升,安奈聽到了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她抬眼看過去,一個穿著黑色背帶褲的小男孩兩只手抱著一個男人的大腿臉蛋在男人的黑色西裝褲上深情地蹭,男人個子很高,背影修長,站在那里脊背挺拔。

     安奈的角度剛好看到小男孩肉鼓鼓的側臉。

     小男孩仰著臉深情地蹭:“爸爸~”

     男人無動于衷地抬腿往另一個方向走,帶得小男孩一個趔趄,小孩子跌跌撞撞地抱緊男人的大腿蹭x2:“爸爸~”

     小男孩深情地蹭x3:“爸爸~”

     男人抬手拍了小孩后腦勺一下:“行了,都給你買。”

     他的聲音低沉磁性,即使帶著一絲不耐煩聽起來也很抓人耳朵,安奈混跡網配圈三年也很少聽到這么好聽的男聲……

     那個男人俯身一把撈起來小男孩單手抱住他,小男孩臉蛋擱在男人肩膀上,漂亮的丹鳳眼剛好對上了剛從電梯上上來的安奈,小男孩眼睛一亮大聲喊了一聲“麻麻!”就掙扎著從男人身上下來往安奈那里跑。

     男人聞言回頭朝安奈的方向看了一眼。www.wxlu.com
如果喜欢《你奈我何》,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