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宇宙

第一二四四章 總算可以自保


    距離柳離離開已將近二十年了,眼看永生大會開啟在即的時候,葬道門另外一名重要人物來到了今洛樓,正是葬道門第一太上長老葬無花。

     葬無花大道第五步的實力,不是沒有資源晉級大道第六步,而是她的資質和天賦限制住了她再進一步。

     “姐,柳離為何要離開?”在看見葬瓊花后,葬無花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柳離。

     柳離離開的消息她早已知道,不過因為忙著自己的事情,一直等到今天來到了安洛天城,這才當面詢問她姐葬瓊花。

     柳離是不是離開她不關心,不過柳離卻是她兒子稞劍坪預定的女人,兒子可是她的驕傲,可不能因為一個女人讓她兒子受到委屈。

     葬瓊花緩緩說道,“是因為一個叫藍小布的人,這人......”

     葬無花點點頭,“我知道這個家伙,真衍圣道兩個第七步隕落,都可能和他有關系,都傳聞他現在在大宇宙谷修煉,是涸有本事的。怎么?柳離看上他了?”

     葬瓊花搖頭,“柳離和這個藍小布早就熟悉,柳離沒有離開之前,我調查出來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葬無花急切問道。葬瓊花一字一句的說道,“殺了丸兒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這個藍小布。”

     “這怎么可能?”葬無花震驚說道。葬瓊花語氣轉冷,“當年離開大宇宙,在外面虛空數百年時間,就是為了等候我做下的神念印記,名未北懂R一到任何印記。那藍小布卻在丸兒被害后

     不久進入了大宇宙,此刻我還只是懷疑藍小布。因為聽到藍小布和柳離熟悉,我準備逼問一下柳離關于藍小布的消息,結果卻獲知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藍小布非常討厭葬道門,而且說葬道門是一個垃圾宗門。

     對這樣一個潛在的對頭,我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只是那藍小布戰績太過彪悍,連真衍圣道的圣主之死都可能和他有關,我只能暗中調查。”

     “可調查出來了什么?”葬無花急切詢問。

     葬瓊花點點頭“的確是調查出來了,那藍小布進入大宇宙后,數百年時間就一直在摩如世界修煉。直到近期才來到中央世界,而且我在各種來中央世界的破墟船中都沒有找到他乘船的記錄。如此說來,他應該是和摩如天帝一起乘坐傳送陣過來的。但我在傳送陣名單中沒有找到他,卻發現了一個叫商煒的人。

     這商煒來到中央世界后就去了一凈圣城,在他離開一凈圣城后,圣劍宮和大冰磐宮相繼被滅。然后商煒消失,藍小布就好像突然冒出來一般出現了。這件事其實詢問石長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我們沒有資格去詢問石長行。”

     “那也不能說明藍小布就是殺害丸兒的人啊?”葬無花疑惑問道。

     葬瓊花握緊拳頭,“如果商煒就是藍小布,那就說明他在進入大宇宙之后從未接觸過葬道門。既然如此,他為何一定要辱我葬道門是垃圾?”

     “唯一的可能就是藍小布之前接觸過葬道門,并且和葬道門作對過?”葬無花明白過來,下意識的接著說道。

     葬瓊花點頭,“沒錯,我葬道門的弟子除了丸兒離開了大宇宙,沒有誰離開大宇宙。藍小布之前接觸過葬道門,除了丸兒還能是誰?加上他進入大宇宙

     的時間很吻合,他殺掉丸兒的可能性占了九成。”

     葬無花也是皺起了眉頭,如果真是

     藍小布殺掉曲丸的,PAAB文官和報。藍小布兇名赫赫,不但是圣劍宮和

     大冰磐宮的滅門和他有關系,真衍圣道兩名圣主被殺也和他有關系。這樣一個人,葬道門敢找他報仇,那就是提著燈籠去茅坑,找死啊。

     “可惜這里距離摩如世界太遠了,否則的話,我們可以去摩如世界查藍小布的過往,還可以查一下藍小布乘坐過哪些破墟船。”葬無花嘆道。

     對手變成了藍小布,她真無可奈何了。就是想要將柳離抓回來,現在也變得困難。如何策苦惠升和她們關系好的話,倒是可以調查一下藍小布乘坐了那些破墟船,可偏偏策苦惠升是藍小布的朋友,人家藍小布還是摩如天庭的一個司主。

     兩人都陷入了沉默,好一會后,葬無花才繼續說道,“這藍小布如此膽大包天,你說破墟圣道的破墟船被劫,會不會和他有關系?”

     葬瓊花眼睛一亮對啊。正常人誰敢去劫破墟船?這個藍小布是一個異類,劫破墟船應該是正常操作。

     想到這里,她立即站了起來,“我去尋找破墟圣道。”

     別人不敢動藍小布,但破墟圣道可不是尋常人可以動的。敢劫破墟圣道的破墟船,等著破墟圣道的怒火吧。

     “姐,姐夫也會來安洛天城,是不是要將這件事和姐夫說一下?畢竟丸兒可能是藍小布殺掉的。”葬無花再次說道。

     葬瓊花臉色有些不大好看,別人都以為曲丸是曲北歌和她的兒子,只有她和燈心里清楚曲丸是她和燈的兒子。曲北歌應該也得到了一些風聲,否則的話,豈能和她分開。而且她偷人的事情,曲北歌的性格居然還忍了下來,肯定是知道她背后是燈。

     “先去尋找破城圣道的人,別的哲時放下。”葬瓊花緩緩說道。

     “卡察!”就好像有什么桎梏被撕裂一般,策苦惠升差點激動的一聲長嘯,不過感受到那奔騰不息的大道道韻滾動,他忍住了長嘯的沖動,更是瘋狂的卷動天地元氣,繼續加固自己的大道第七步。

     同一時間,藍小布道樹上的第六道枝已經凝煉出來。一股股比策苦惠升還要粗大的生機元氣洪流和混沌生息被藍小布卷來,然后迅速的滋潤著長生道樹。

     大道氣息不斷的攀升,藍小布甚至懷疑這樣下去他會不會沖破第六步大道,然后跨入第七步。

     不過藍小布心里很是冷靜,他知道這絕對是假象,如果他真的以為這樣下去可以沖擊第七步,他很有可能被大道蒙了神智,成為一個大道機器。

     那一條超過萬丈的極品生機道脈不斷的縮小,藍小布所在的這一方空間已經被幾乎形成實質的生機道則氣息充徹。

     轟!浩瀚的長生道則沖破了一切,長生道樹上第六道枝不但凝煉出來,已經是道韻流轉。

     藍小布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踏入了大道第六步。不僅如此,他的圣人領域因為極品生機道脈的緣故,蘊含著濃郁的生機氣息。

     雖然沒有和大道第七步斗過法,不過藍小布相信,他現在的實力應該是不輸給大道第七步了。因為策苦惠升在他眼皮底下跨入大道第七步,這讓他明白了大道第七步對他已經沒有威脅。

     手一張,七音殺的殺伐道則就被他握在手心,猶如實質。

     大道第七步抬手之間盡皆神通,說的就是他現在的狀態吧。而他還不到大道第七步,是一個大道第六步的修士,但他已能做到大道第七步能做到的事情。

     藍小布放下手,跨出了修煉所在哈哈一笑說道,“恭喜策苦兄跨入大道第七步。”

     策苦惠升很清楚,就算他是大道第七步,恐怕也奈何不了藍小布。這千年時間的修煉,他早已清楚,藍小布的道似乎和永生有關系,但卻不是那種無為永生,而是帶著一種殺伐之道的永生。

     “小布兄弟,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千萬年內都無緣大道第七步。而大宇宙這種情景,也許我根本就堅持不到千萬年后了。”策苦惠升說話誠懇他是真的清楚,自己能跨入大道第七步,就是因為藍小布。

     大宇宙風云涌動,現在他跨入大道第七步,實在是太重要了。

     藍小布正想說話,忽然看向齊蔓薇的位置,果然,齊蔓薇驚喜的跨了出來,“小布,我已是大道第六步,我們可以成婚了。”

     齊蔓薇也沒有想到,她能在這里跨入大道第六步。她只知道自己閉關的過程中,忽然天地道則清晰起來,然后無窮無盡的生機元氣充徹進來,讓她修為蹭蹭上漲。

     “好,這件事我主持了。等回到安洛天城,我就為你們舉辦婚禮。”策苦惠升大喜說道,他正想幫藍小布做點事情,沒想到事情就來了。

     “藍大哥,我也跨入第五步了,當初選擇跟隨藍大哥,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一件事。”杜布一樣是驚喜莫名的走出閉關所在,藍小布那條極品生機道脈,還有策苦惠升沖擊大道第七步造成的天地規則變化和元氣變化,都讓他的大道瘋狂提升。

     相反藍小布沖擊大道第六步的天地道則,他感悟的反而是不深。

     一個大道第四步修士能在一個沖擊大道第七步并且還成功的大圣人旁邊感悟大道,這何止是機緣?

     不等藍小布說句恭喜,太川就一聲長嘯,隨即撕開了閉關所在的禁制。

     “大道第五步圣獸?”策苦惠升忍不住說了出來,圣獸能跨入大道第四步的都少之又少。而他面前卻出現了一個大道第五步的圣獸。隨即他有些擔憂的看著藍小布,大道第五步的圣獸,這是道祖都眼紅的存在。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