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3(1 / 2)





  李瀚阳每个周末都会从泠州到泊山,陪伴自己的女友。

  “不用每周都过来的,工作那么忙,好辛苦的,我这周末可能要加班,有个好长的背调报告还没写”

  “不辛苦”李瀚阳在电话那头憨笑着“等我的工作调动申请下来,就可以每天陪着你了”

  唐阗握着电话,若有所思。

  李瀚阳自顾说着,半晌,她问“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

  “本来想等事情落听了再给你一个惊喜的”

  她有些头疼“你不是说泠州分公司的领导对你很器重吗?来这边,你之前的努力不就……”

  “刚来可能暂时难一点,后面慢慢来就好了,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乖宝,以后结婚了也不可能一直异地啊”

  结婚?不是说好不提这件事的吗?

  上次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求婚,已经让她很难堪了……哪怕那么坚决地拒绝了他,他还是不明白吗?

  掂了掂这份爱意的份量,似乎不是她可以承受的。

  压得她喘不过气。

  她踱到窗前,望了望外头斑驳的夜色,想到要亲手打破他的憧憬,觉得自己恶劣至极。

  “瀚阳”她缓缓开口“我觉得我有必要向你坦诚一些事情”

  “嗯?”

  “我没过一个孩子”

  电话那边的人被夺去了呼吸,迅速沉默下去。

  “大夫说我可能……很难再受孕”

  “我不值得你这样”

  “你是……想和我分手?”

  李瀚阳觉得她一下子变得无比陌生。

  “我的确是不想耽误你,我是宫外孕,切除了输卵管……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与他的无措不同,唐阗声线平稳,只是略带愧意。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应该一开始就告诉我,可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一年了,你还不如不要告诉我……我是真心想和你结婚过日子的,我……”

  “我说过,我是不婚主义者”

  “我以为我可以渐渐改变你,我不知道你居然……你给我点时间,我需要想想”

  李瀚阳匆忙挂了电话。

  很多话和疑问在喉咙口徘徊,终究没有说出口。

  所以她肚子上那几条细小的疤痕根本不是什么阑尾炎微创手术后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