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7





  唐阗专心开着车,举止如常,裴铭盯着她看了会,想了想,艰难开口“我跟你舅妈说过了,让她别对外说,虽然她有时候嘴比较碎,但你从小是她看着长大的,这种分寸还是有的”

  “说出去也不要紧的”唐阗看了眼导航界面,不在乎道“正好省得被他们催婚了,多好呀……咦?哥哥你看,是走高架桥过去吧?我怎么记得那里在修路呢,是不是导航错了?”

  “导航没错”

  “可能是我记错了,嘿嘿”

  故意岔开话题。裴铭在心中无奈叹息。

  装傻充愣扮鸵鸟,来来回回就这叁板斧。

  到了高铁站,唐阗从后备箱拿出裴铭给岳父母准备的礼品,笑着关照“可不要再惹嫂子不高兴了,女孩子嘛,都是嘴硬心软的,多说点好听的话哄哄就好了”

  “嗯,你早点回去吧”裴铭接过礼品,再看了眼妹妹,心里很不是滋味。

  “甜甜!”

  唐阗循声看去。

  李瀚阳?他怎么来了?

  李瀚阳气喘吁吁跑近,上前自然揽住唐阗的肩部,上下打量一番裴铭,戒备地问“这位是……?”

  唐阗看了眼搭在肩上的手,语气平淡“我表哥,他去沪市,我送他来高铁站”

  又对裴铭道“李瀚阳,我……前男友”

  原来是表哥……李瀚阳心头悬石落下,先厚脸皮地叫了声哥,而后堆笑着向裴铭否认‘前男友’这个称谓“闹小脾气了”

  裴铭神情冷肃,眉头微拧,没有接话。

  唐阗觉察出气氛不对,忙道“哥哥,该检票了吧?快进站吧,我们也回去了,这里不让停车”

  李瀚阳自当是情侣吵架,哥哥护着自家妹妹,没有多想,温声问唐阗冷不冷,怎么不多穿点。

  唐阗由他搂着自己,二人跟裴铭道了再见,一起回了车里。

  李瀚阳拉下安全带,撒娇似的抱怨“我还以为你是看到信息特地来接我的”

  “抱歉,刚刚在开车没看微信,你明天不用上班吗?”

  “请假了,我昨天就想过来找你,但是我得先说服我爸妈那头……”李瀚阳把手覆在她手背上,柔声道“乖宝,给我点时间,你别生我气了好吗?”

  “我没有生气啊”

  “那你怎么不接电话不回微信,还跟你哥说我是前男友”

  唐阗犹疑了一下,说“阿姨给我妈打电话了,态度很明确,我想我们应该算是已经分手了……瀚阳,你值得更好的人”

  “我妈在这件事的确做的过分了,我代她向你道歉,乖宝,别说分手可以吗,我查过了,宫外孕手术以后还是有希望受孕的,只是概率低了点……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要个孩子没那么难”

  “没什么要道歉的,我能理解她为人父母的心情”唐阗语气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可是我必须向你坦诚,生育问题仅是很小的一部分,我是真的不想结婚更不想生孩子……那天你说要调动来泊山,说想和我结婚,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害怕”

  闻言李瀚阳后槽骨动了动,默了一阵后,开口“那你现在呢?觉得怎么样?”

  唐阗垂下眼眸,叹了口气,做了最残忍的述白。

  “觉得如释重负”

  “停车!”

  “现在在快速路上”

  “我叫你停车!”李瀚阳面色阴沉如铁,他失控地质问唐阗“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对我?!”

  回望那些相处中的细枝末节,李瀚阳突然明白,为何她对自己总是热切却保留。

  那雕琢过的爱意,仿佛是包裹在玻璃壳里的诱人蜜糖,看得见,却无法被被他真实地享用。

  唐阗被他这副模样吓到,找到出口标志赶紧驶出,在路边停下“我们开始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我是不婚主义者,你很清楚,我以为你和我是一路人”

  李瀚阳狠狠摔门“这话你骗骗自己就得了,什么不婚主义者,不过是不够爱的托词罢了,承认吧,你他妈从来都没爱过我!你是不是还爱着之前那个人!是不是?!”

  “你别这样”唐阗下车跟在他后头“我送你回高铁站行吗?这个点应该还有回泠州的车”

  李瀚阳招停一辆的士,红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唐阗,你还有没有心?”

  “抱歉……”

  “你知道这几天我过的什么日子吗?你知道我跪在我爸妈面前,求他们同意我们的事情吗?你知道我甚至想好了,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领养可以过继……你什么也不知道,呵,我他妈在你眼里就是个傻b!我们完了,彻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