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8





  “他有病吧,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想结婚的啊,还弄这一出,纯属自我感动”孟昀从酒柜里取出一支干红“来一杯吗?恭喜你重提单身,早日进入下一场派对!”

  “我开车了”唐阗摆手拒绝“你不也要喂奶吗?别喝了”

  孟昀望了眼酒瓶,念念不舍地放回去,惆怅叹息“曾经我也是千杯不醉啊,为了这小家伙都戒了”

  “多可爱啊,戒什么都值得”唐阗抱起闺蜜女儿,托在怀里,左看右看,喜欢得紧,问“我上次看到一家西班牙童裙蛮好看的,小西米现在穿什么号了?”

  “80”孟昀贴近了,低声问她“我说,你这么喜欢孩子,真的不打算结婚生一个?趁现在好好调理一下还有希望的,哪有人还没结婚讲自己不孕的”

  唐阗望着虚处,无奈道“我妈已经张罗着带我看中医了,我真的没考虑过结婚,一个人挺好的”

  “我看你还是没放下你哥”

  唐阗垂眸,睫毛遮盖了眼里的情绪,语气淡淡“早放下了”

  “你跟我也不讲实话,之前李瀚阳追你那么长时间都不答应,你哥结婚没几天你就答应他了,我问你,如果你能嫁给你哥,你还说自己是什么不婚主义吗?”

  “没可能的事情就不要假设了”

  其实不是的。

  六年前的冬天,他们想过在德国登记。

  从波恩的教堂出来,裴铭握住妹妹的手,置于自己的胸前,漫天的大雪里,他们甜蜜地相视,因得到了神的祝福和庇佑而快乐。

  裴铭忽然问她“我们去登记结婚好不好?”

  唐阗仰起头看哥哥,皱了皱冻红的鼻头“说什么傻话呢”

  裴铭捧起她的脸,狠狠一吻,答得认真“德国的法律是允许表兄妹结婚的,我明天就给standesamt发邮件,问问流程”

  唐阗当他被气氛感染,随口一说,并未多想。

  十天的假期很快就结束了。

  最后一晚,他们刚回到公寓,屋外便开始落雪。

  电影看了一半,做了一半。

  电脑屏幕暗了下去,咫尺天地间,壁炉成了唯一的光亮来源。

  光影在墙壁上浮动,似莱茵河水缓荡的流波。

  哥哥的亲吻由肩头来到她的唇边,他温柔地舔舐掉那里已经干结的体液,舌尖撬开她红肿的唇,探入她的口腔,交换彼此的味道。

  她半阖着眼应承着,想要在回国前,把此刻的哥哥记在心里。

  “真不想放你走……”亲完嘴巴,裴铭又欺负起她的耳垂,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只要含住那块软肉,她就会在他的怀里化成一摊水,任他为之了。

  唐阗被这酥麻感折磨得失了魂,难耐地嘤咛“嗯……不要……嗯……哥哥……”

  “standesamt回复我了”裴铭在她耳边喃喃低语“要准备一些文件,繁琐但是不难,明年你来德国的时候带上,我们去申请”

  “standesamt?”

  “你可以认为是德国的民政局”

  “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

  裴铭在她的耳垂咬了一口,以示不满。

  “啊!……”她吃痛地喘息。

  裴铭挑起眉梢“不想嫁给我?”

  “…当然不是”唐阗急切去否认,她对上哥哥的眼睛,喜悦又难过“只是有点太不真实了,我从没有想过这些,而且这种婚姻在国内仍然会是无效婚,无法认证的……”

  她是法学专业毕业,自然懂这些。

  “甜甜”裴铭用指腹在她面颊上婆娑着,像在疼爱一件易碎的宝贝“原谅我的自私,哪怕只能在这里,我也想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唐小姐,给我一个名分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