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10(1 / 2)





  “我是如此爱你 因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

  唐阗又读了一遍。

  她把书合上,放回床头,从抽屉里摸出两只戒指,捏在手里瞧着。

  纯银的东西,容易氧化,明明昨天刚擦过,今天又有些发暗了。

  不如他无名指上的那个。

  唐阗赶紧摇了摇头,把那些坏心思甩出去。

  妈妈的微信进来,提醒她按时喝药。

  舅妈也给她发来时间地点。

  在CBD,离家很近,不好停车,到时候骑个共享单车过去好了。

  唐阗看了看时间,还早,有些困了,睡个回笼觉再说吧。

  日头正高,裴铭从甲方公司出来,想找个地方坐会儿,暂时还不想回家。

  单子不大,但对方坚持要负责人在签单前过来一趟,再敲一敲细节。反正周六也不记薪,老总自然爽快答应。

  裴铭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圈,找了一家咖啡馆,点了美式和叁明治,打开笔记本,准备把对方的要求整理下来,发给实习生,让他调整一下报价和方案。

  想起那小孩提过周末要带女友去附近旅游,算了,还是自己弄吧。

  报价单的格式怎么修改来着……

  怔忡间,一位身型肥胖的中年男子神色匆匆走了进来,在裴铭身后落座。

  “不好意思,来晚了,没想到从地铁站走过来还挺远”那男子喘着粗气憨笑道,拿起桌上的纸巾囫囵擦起额头。

  初冬天气寒凉,可他本身就胖,又一路小跑过来,整个人已然汗如雨下,他脱了外套,露出被汗水洇透的衬衫。本就不多的头发,此时也半湿地贴着头皮,显得更少了。

  对面女子温声说“没关系,我也刚到”

  裴铭被这声音惊了一下,他愕然回首,只是一眼,只是背影,他便认出身后的女子是妹妹。

  刚刚落座时,身后的座位还没有人,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还是她本就坐在这里,只是刚好去了洗手间……这男人是谁?是同事?还是……?

  裴铭思绪全乱,呼吸已然被身后的人攫住,他抿了一口咖啡,勉力稳住心神。

  “不知道你喝什么,也给你点了一杯拿铁”

  “可以可以”男人不敢拿正眼看她,看一眼,低头攥一下手指,再看一眼,再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