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12





  “谈谈好吗”

  裴铭轻叩了两下门框。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余清恨恨地把行李箱压实,摸找拉链的锁头。

  “余清……我很抱歉”

  她停下手里动作,将所有的恨意都汇聚在眼神里,生冷冷地看向他。

  他不是不会爱人,他只是不爱她而已。

  他语气里充满歉疚“我可以做什么……来弥补你么?”

  随着他的走近,她的眼神渐渐松动,另一种绝望的情绪涌了上来,与那恨意更迭、交织。

  余清别过脸,咬着下唇,泪水霎时浸透了她的脸。

  “我也是个人……是个有感情、会痛的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这样和那些骗婚的gay有什么区别?”

  裴铭艰难陈白“我跟你结婚的时候,是真心想跟你好好过日子的”

  这是真心话。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分开快四年了。

  “过日子……呵,我只是一个过日子的对象而已”余清觉得可笑,她望着面前全然陌生的那个人,她曾经心心念念要嫁的那个人,陷入自我怀疑“裴铭……对你来说是不是娶谁都一样?你爱我吗?或者说,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裴铭沉默了。

  他不想说谎。他微叹一息。

  “所以,你连骗都不愿意骗我吗?”余清苦涩地笑了“裴铭,你对我、对钰钰公平吗?你如果真的爱她,你就应该一个人守着你们惊世骇俗的爱情孤独终老,而不是自私的拿我和钰钰做无辜的牺牲品!”

  裴铭无力辩驳,他拧着眉,手紧攥着,他想安慰她,但好像无论说什么,都只会再次伤害到她。

  “我们离婚吧,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孩子”余清抹了把泪,她的语气并不坚定。

  裴铭抽了张纸递给她,对她的提议未置一词。

  余清觉得他刻薄到近乎残忍。

  她到底因爱生恨,终于崩溃,歇斯底里地质问“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开口提离婚?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我先提出来,就可以降低你的罪恶感?你为了你那个妹妹跟妈吵的时候,不是很男人很有担当吗?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一副要死不活、被人架着受刑的样子!”

  裴铭喉结动了动,干涩地开口“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完全尊重你的意愿”

  他亦很迷茫。

  裴母抱着孙子,战兢地在客厅踱着步,她平素对儿媳的心气此刻早已消散无踪,她现在看余清哪里都好、什么都好,只暗祷着,待余清把这一肚子气撒完,能把这丑闻咽进肚子,与自己儿子体面地过下去。

  她又瞥了眼钟,心里直犯嘀咕。

  然事与愿违,门怦然大开,余清拖着箱子,满脸是泪,朝着裴母就去,要把孩子带走。

  裴母自是不让,她把孙子护在怀里“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铭铭婚后一心一意跟你过就好了呀……”

  这母子俩的自私简直一模一样!

  余清咬牙,看向裴铭“你让你妈把孩子给我!”

  裴母眉梢高昂,声调尖锐“开什么玩笑呢,钰钰肯定不能给你带走!生下来你奶都不肯喂,夜都没起过,你哪里会带孩子,上次把孩子带回沪市,给孩子都折腾肺炎了……”

  “妈,别说了”他看向余清“现在太晚了,肯定没有去沪市的高铁了,错在我,你不要再折腾自己和孩子了,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我出去住”

  “呵”余清扯出一个酸楚的笑容,在日光灯下,显得怨怼而凄苦“出去住?还没离婚呢,就迫不及待去找她了?”

  裴铭一时语塞,他缓缓深吸了口气,说“我去车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