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番外一两小无猜(h)(上)(1 / 2)





  “真笨”裴铭轻责道。

  他皱眉看着妹妹的膝盖,叹了口气,用碘伏给她消毒后贴上纱布,最后用胶布固定。

  细皮嫩肉的,摔一下还挺严重,流了不少血,可给他心疼坏了。

  “过几天就好了”唐阗不以为意,她的注意力都在漫画上,中考完妈妈终于不管她了,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噢耶。

  “我说你”裴铭屈指在她脑门上弹了下“俩大眼珠子留着喘气的么,以后走路看着点”

  “痛”她吃痛地捂住脑门。

  “还知道痛?刚才摔成这样都不见你说痛”

  唐阗小声嘟哝“其实也痛”

  “呵,还以为你痛觉神经罢工了”虽是这么说,他还是安慰似的,低头亲了亲她的额角。

  “哥哥”

  “嗯?”

  “也亲亲这里”

  她微微仰首,向哥哥索吻。

  裴铭喉结动了动,在妹妹的唇上落下一吻。

  好软好甜。怎么可能忍住就亲一下。正是一点就着的年纪。

  他伸出手,用指腹轻轻婆娑着妹妹的唇,呼吸变得急促而滚烫。

  他在她褐色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作为哥哥,作为另一个人。

  裴铭深吸了一口气,颔首再次含住了妹妹的唇瓣,轻轻吮吸着,用舌尖撬开她的口腔,在她的上颚敏感的地方狡猾地、来来回回地描绘。

  “嗯……”哥哥舌尖划过的地方又酥又痒,一声嘤咛自她的齿间溢出。

  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暧昧。

  唐阗的嘴巴被迫艰辛地张开着,津液也分泌得越来越多,不由的,从嘴角流下。

  她被哥哥托抱着,放在了床上。

  裴铭双手支在她的两侧,粗沉地喘息着,喑哑地征求她的意见“今天……可以么?”

  她的脸上已是酡红的一片,她不敢看哥哥的眼睛,眼皮半阖,喘息着,迷蒙而羞赧地,缓缓点点了头。

  她全然准备把自己交付给他了,不留余地的。

  上一次摸索了好久才找到入口,裴铭没有经验,妹妹一说疼,他就舍不得更进一步,怕弄伤了她。难得单独共处的一个下午,白白浪费了。

  都怪当时太急迫与莽撞,前戏没有做够,这次不会了,他最近一直在看岛国小电影补课勤学,理论知识储备得很足。

  唐阗的衣扣被他解开,露出大半个身子。裴铭怜爱地啄吻着她的肩头,他的唇亦是微颤着,慢慢往下,他伸手拨开妹妹内衣的搭扣,伸出舌尖,舔了舔她的乳头。

  唐阗一颤,身子继而抖得更厉害了,可哥哥并不打算放过她,他捏起她的奶肉,含住她粉嫩的乳头,痴迷地吮吸舔弄着,另一只手缓缓向下,从她的裙底探入,把内裤拨到一边,在小核上按了按。

  “嗯……哥哥……”唐阗难耐地蹙起眉头,她两腿发软,只觉得这感觉好奇怪。

  整个人好像被抛高的羽毛,在空气中无目的地飘荡着,不上不下的。

  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却变得那么陌生。

  因为害羞,唐阗的上半身微微侧蜷着,长发披散在枕头上,像一只误入网罗的小鹿,无辜地颤抖着、乖顺地承受着。

  她的内裤被哥哥脱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