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番外一两小无猜(h)(下)(1 / 2)





  唐阗蜷在哥哥的怀里,咬着手指,肩膀一耸一耸地,低声啜涕着。

  她不想的,只是刚刚那种身体失控的感觉对她来说太陌生太可怕了,像是恐高的人坐上了一辆刹车失灵的云霄飞车,瞬间冲到了最高处,惊恐和害怕的情绪远远盖过了多巴胺大量分泌带来的快乐。

  “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舒服一些”裴铭抚摸着她的头发,懊恼着自己的鲁莽“是哥哥做得太过了”

  她没说话,把头埋得更深了。

  大抵爱一个人,就会有讨好欲。她不想让哥哥道歉,她也想让哥哥快乐。

  哥哥的身体好烫啊……他平时也是这么热么……明明抱过很多次,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哥哥……”她唤他,因为羞怯,声音低如蚊吟“再试试……”

  闻言少年呼吸一滞,胯下的海绵体迅速地充血、胀大,恢复到了刚才可观的尺寸,存在感极强地怼在妹妹的小腹上。

  虽是如此,他还是用指腹怜惜地在她潮漉的眼角搓捻,温声哄慰“今天算了”

  “再试试”唐阗又说了一遍。

  她主动攀上了哥哥的肩,吻上了他的喉结,伸出小而湿滑的舌尖,沿着它的线条细细地描摹,凭着本能,生涩地点燃他。

  裴铭难抑地冷嘶了一声,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克制得很辛苦。

  唐阗赧红了脸,小声嗫嚅“我不讨厌那种感觉……只是有点不习惯……哥哥,等下温柔一点,好么”

  闻言他再不能忍,把妹妹压到了自己身下。

  翻身的过程中,裴铭不小心碰到妹妹受伤的膝盖,她吃痛地蹙了下眉,但怕影响哥哥,她很快又将眉头展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抱歉”

  “不要紧的……”

  “嗯”裴铭把妹妹的腿架在自己肩上,龟头抵在阴蒂上,来回碾蹭,那里很快湿润起来,潮乎乎的,似雨后湿泞的草地,随着他的动作,噗叽噗叽地往外沁着春水。

  他的身体和精神都无限地快慰着,妹妹美丽的身体尽收眼底,她微微张着嘴,眉头细细拧着,像一尾搁浅的人鱼,娇怯地喘息着,任他宰割。

  太要命了。

  裴铭喉头吞动,他屏住呼吸,拨开妹妹的阴唇,把性器往里送去,少女的阴道太过紧窄,哪怕隔着橡胶套子,依旧像布满了八爪鱼的吸盘,拼命吸绞着他,他的额上渐渐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精神高度紧张着,生怕自己支撑不住,提前缴械。

  这是他十六年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每进一点,都像被人重重捶敲着意志力,是极乐也是酷刑。

  裴铭粗沉地喘息着,勉力维持着神思,往里面慢慢挺进。

  处男容易秒射。他警醒自己。

  他要让妹妹也从这件事上获得快乐,做爱是两个人的事情,独一人不能成舞。

  有前两次高潮的铺垫,哥哥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她觉得自己像由内被撑开,奇异的酥胀感从交合处传来。不管是用手,还是用嘴,都不会有这种被充盈的感觉。

  想到哥哥此刻在她的身体里,唐阗不由地更加情动,汁水汩汩而出,内壁一下一下收缩着,快把裴铭逼疯了。

  奶油黄的床单上濡出了一片湿迹。

  龟头遇到了阻碍,它顶到了一层结缔组织,是妹妹的处女膜。

  裴铭深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他再无法多想了。

  也无法停下。

  目光落在她耻骨上方硬币大小的粉褐色胎记上,裴铭眼底的光暗了下去,在他的腰侧,也有一块一样的记号,只是颜色更淡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