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13





  裴铭个高腿长,在车里窝了一夜,颈椎和关节都像被人拆了再重组,哪哪都不舒服。

  他抻了抻脖子,试图缓解身体的疲胀感,但似乎没什么作用。

  大概是老了。他想。

  刚六点,裴母已经忙完了早饭,见到儿子回来,忙接过他手里捧着的被子“哎哟,妈妈刚弄完饭想下去叫你,赶紧吃了回房间睡一觉,这一晚上可捱苦了,还好妈妈下去给你送被子哦,这么冷的天,清清也真是舍得的哦”

  “妈,等下我和余清谈谈,你先和裴钰回老宅住几天”

  裴母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看了看儿子,叮嘱道“有事好好讲哦,不要动不动离婚的,嘴巴灵巧一点”

  “嗯”裴铭应下。

  确是困了,待裴母和裴钰走后,他在沙发上单手支额眯会儿。

  浅憩被屋内传出的窸窣动静打断,裴铭廓清神思,去厨房倒了两杯水放在茶几上,等她出来。

  余清亦是一宿未眠,清晨听见裴铭回家的动静,才有了睡意,踏实睡了两个钟头。

  她对镜束好头发,深吸了口气,推门出来,四下未见儿子和婆婆的身影。

  余清横眉质问“钰钰呢?”

  “我让妈带走了,我们两个人单独谈谈,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任何时候你要带孩子走,我绝不会拦着你”

  “谈?昨晚不是谈好了吗?”余清瞥了眼他,话语带刺。

  “昨晚你在气头上,我也不冷静,我想和你心平气和聊聊咱们俩接下来的事情”

  余清没有接话,到他对面坐下。

  “我很抱歉,给你造成了痛苦,你还年轻,我不想耽误你”裴铭深吸了口气,脱下婚戒,推到她面前“这套房现在市值差不多六百万,我会过户到你名下,裴钰的抚养权,你想要的话也归你,离婚后,我会在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保障你和裴钰的生活,你父母那边需要交代的话,我去解释”

  余清看着面前的婚戒,整个人如遭雷击“这就是你想了一晚上的结果?”

  “嗯”裴铭颔首“我想离婚”

  她的脸没了血色,双唇颤抖“你要和她在一起?!”

  裴铭没有犹疑,残忍陈白“如果她还能接受我的话”

  “疯子……”余清胸部剧烈起伏,濒临崩溃“你们还没有出五服,你知不知道你们是乱伦,你让钰钰、让你妈怎么办?一辈子被人指指点点、被人戳脊梁骨吗?”

  “孩子长大了会有自己的想法,他能接受当然是最好,不能接受……我也无能为力,至于我妈那边,我自己会处理”

  此刻,他的心和语气都异常的平静。

  “我左右不了外界的看法,过去就是因为太在意,所以错过了最重要的东西。余清,和一个心不在你身上的继续过下去是不值得的,你才二十五岁,不应该在我这种不正常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还有……我很抱歉,我能做到的补偿也仅在经济方面了,如果以后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告诉我,我一定会竭尽所能”

  “所以”泪水从她的眼睛里奔涌而出“你当我们的婚姻是儿戏吗?!”

  裴铭决心已定“继续下去不过是自欺欺人,只会造成更多的错误和伤害,到此为止吧”

  大周日的,居然还要卖苦力,万恶的资本主义,打工人的最后一点剩余价值都不放过。

  唐阗终于把下周的宣讲会ppt写完,她双臂高展,大大地伸了个懒腰,重重靠回椅背,不知今夕何夕。

  她懒散摸出手机,准备刷刷B站消遣消遣。

  看到锁屏,唐阗睁大了眼睛。

  我靠,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

  第叁次世界大战了?

  唐阗点进微信,看到舅妈发来的几十条消息,整个人倏地僵住,继而如筛糠般剧烈地颤抖起来。

  哥哥……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