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温度





  程桑桑的舌尖和他纠缠,想要舔舐,却每次都被他抵入口中,被压着搅动。

  她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表示不满。谢北行离开,两人唇舌相接处勾拉出淫靡黏腻的银线。

  用手从衬衫领口探进谢北时的身体的时候,程桑桑才切身体会他比想象中的温度更高。

  贴近身体的时候,程桑桑感觉得到,他全身最热的地方,是在下腹部。虽然被放在桌子上,程桑桑的双腿还是挣扎着寻找暖源。

  九月初,天气还没那么冷,程桑桑下身只穿了薄薄的呢子和丝袜。

  她一点点磨蹭着,清晰地感受他的性器的轮廓和硬度。隔着面料,程桑桑感受到他一点点变大、变硬。

  同样的,环抱的姿势,谢北行也能感受到她腿侧的软肉和易折的腿骨。

  养了那么久,也就养出来了比前几年多一点的肉。还是隔着衣料能摸到骨头。

  “桑桑,想要就自己拿出来。”谢北行的声音平静无波,他微微放开程桑桑,给她留出一点活动距离。

  也只有这种时候,谢北行才会叫她桑桑,带了点人气。更多时候,谢北行都是面无表情叫她的全名,常年上位者积累的威压,语气凌厉,无端地让人产生畏惧。

  程桑桑总感觉自己在他面前总是在不停地犯错。

  程桑桑对谢北行的西裤结构很熟悉,她小心地把他的性器拿出来,轻轻抚弄,阴囊表面干燥,温度有点烫手。

  她躬身,用双手托住茎身,试探性地张大嘴巴,把他的性器含进去,用唾液洇湿性器。她含下头都对她来说有些吃力,虽然很小心,可是她总是学不会收住自己的牙齿。

  磕碰到了。

  下一刻,程桑桑听到谢北行嘶了一声。疼痛中,还夹杂着微妙的快感。

  他盯着程桑桑低头舔舐性器,努力吞吐的模样,血液下涌。

  昏暗的灯光下,这个角度能清楚地看到程桑桑肌肤上细小的绒毛,还有鼻尖冒出的细小汗珠。

  她的发丝已经基本散乱着了,被她胡乱地拨在一边,糊在侧脸。她舔的很认真,半闭着双眼,睫毛随着她舔舐的幅度颤动,像只在舔毛的小猫。

  他克制住把程桑桑按在身下,全力鞭挞的想法。只是用手掌抚弄她绵软瘦白的腰肢。

  手底一片粘腻湿滑,全是她流的汗。他这才意识到,室内或许温度有些过高了。

  他按住程桑桑,把她重新放到桌面,伸手探进程桑桑裙底,在内裤边缘来回抚弄摩擦。她流出水来,留下浅浅的水迹。

  谢北行隔着内裤的布料,也能迅速找到那颗硬硬的,冒出头的肉芽。他拨开内裤,手摸进去,屈起手指,反复揉弄按压,让它充血变得鲜红。

  他稍用点力弹弄。

  程桑桑立即面色潮红,发出像是要哭出来的声音。

  被手指接触和隔着布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触。谢北时的力度对她来说有点疼,但又有说不清楚的对他手指的渴望。

  程桑桑随着他抚弄轻声呜咽。她手脚乱蹬,防止程桑桑掉下去,谢北行下弓身体,埋入她的身体里。

  *

  裸!更!好痛苦!这个更新量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呜呜呜呜......

  上一章加了内容!我是修文狂魔gt;gt;gt;感谢饱饱们的收藏,让我更新好有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