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紧张(1 / 2)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程桑桑有点不知所措。

  已经九点了,她还靠在谢北行的怀里。

  这样的时刻,程桑桑想,她还在梦里。

  她眼睛水润润的,还有点懵懂。

  想起身就被谢北行按住,指节摩挲她柔滑乌黑的发丝:“今天出差,晚点走。”

  又要出差。

  程桑桑的脑袋立刻垂下来。

  她知道谢北行很忙,所以她讲不出来,可不可以不走这种话。

  她的声音很闷:“那你要什么时候回来。”

  谢北行不讲话。

  程桑桑委屈巴巴地盯着谢北行,泪珠盈睫,挣脱他的怀抱。

  他的手臂紧实,透出青色交错的血管,比想象中的更加紧固有力。

  她难过地发现,根本挣脱不开。

  她甚至会冒出自己都觉得荒诞的想法,这些年,她是否只是从一个牢笼逃脱到另一个牢笼之中。

  只不过她现在待的笼子,没有鲜血淋漓和伤害刺痛,裹着糖衣,是甜蜜诱惑的,更加温和。

  ……

  谢北行看得好笑。

  看着她像幼崽一样,怎么扑腾都挣脱不出来。

  直到程桑桑眼里憋出委屈和泪意了,谢北行才放开她,趁她不备,又把她拽进怀里。

  他眼底有些笑意,问她:“不是要一起去吗。”

  程桑桑明白了,他现在还没出发,是在等她睡醒。

  程桑桑搂住他,身体她用力不少,谢北行差一点就被她压倒。

  她眼睛还有残余的细碎泪珠,眼角透红,却明亮透澈,顾盼生辉。

  这样的一双眼眸,谁都想拥有,想独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