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掌控





  她被操的一颤一颤地,还没缓过来,在他手底下发抖。

  谢北行不急着猛操她,给她一个痛快,反而在她穴里辗转研磨,一点点磨出更多汁水出来。

  他明明知道程桑桑想要什么,却故意不给她。

  他骨子里还是有着占有和施暴欲的,只不过平时掩藏的很好。

  谢北行爱极了她这样在他身下被完全掌控、口齿不清地求操的模样。

  她模样淫靡,胸罩还没完全褪下,她托着圆润的胸贴在他身上摩擦,乳尖被磨得发硬。

  穴口被性器撑开,谢北行没完全捅进去,露出一截在外面她就顺势把性器往穴里含。

  她有点不敢用劲往里坐,是怕痛。

  她就用手扶着谢北行的性器,控制着力道,慢慢推进去。

  谢北行狠心深深撞了她穴里一次。

  程桑桑尖叫出声,穴里的软肉收缩,绞得性器突突的跳。

  很刺激。

  她还想要。

  程桑桑眸色水润,有些口齿不清求操。

  “老公,我还要。”

  她连说了好几遍,是害怕谢北行又磨她,故意吊着她。

  谢北行看她缠人的不行,不忍心拒绝她,终于发狠地操她。

  一下下沉重的、裹挟着酸痛和酥麻的鞭挞后,程桑桑体验到了瞬间来临的猛烈快感,她哆嗦着泄出水来。

  谢北行贴在她耳边问她,是谁让她爽了。

  她被操的迷糊,她脑袋已经不太清楚了,小穴也被精液灌地满胀,张口就是老公。

  谢北行抱她去浴室的时候,她两条腿还在发软。

  ……

  考察的地点青山绿水,大学城计划连接周围散落的村庄,既作为教育基地,也是一个小的交通枢纽。

  程桑桑没什么事情要做,除了来时坐的大巴,其余时间谢北行带她坐了之前准备但没坐的专车。

  他下车视察,程桑桑就在车上写写画画。

  程桑桑再也没见到大巴车遇上的男学生了。

  她遗憾地把这件事讲给谢北行听。

  谢北行瞥一眼她,冷冷道:“没被操够是吧。”

  程桑桑脸红起来,她终于明白谢北行为什么生气了。

  她连忙打住这个危险的话题,她可不想再被操到走不了了路了。

  程桑桑扑在谢北行怀里,只好有些生硬地转移话题:“我好想回家。”

  他只穿了一件衬衫,程桑桑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隐约能看到她挠出来的印子。

  谢北行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脑袋,把她乱翘的发丝别在耳后。

  “那要过几天才能回。”

  程桑桑语气下垂下来:“我们还要在山上呆几天。”

  他们住的旅馆在山上,本就人烟稀少,所以基本上都住的不远。想干些什么事情,别人很轻易听到动静,她有点害羞。

  谢北行含笑看她:“今晚就下山,你还想呆几天。”

  谢北行又拍了拍她的脑袋,提醒她:“前天告诉你收拾行李,收拾好了吗。”

  程桑桑这才想到他们要去京城。

  这几天玩得开心,她直接把这件事忘记掉了,行李也没收拾。

  程桑桑把头埋进谢北行怀里,把眼睛藏起来,不敢看他。

  *

  更!下章新地图~弟弟马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