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翡翠





  听见她叫人了,谢南林神色这才缓和一点。

  上学的时候她总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叫他。

  程桑桑是美术生,上课时间和他们并不重合,只有文化课是在一起上。所以他路过程桑桑窗前时,程桑桑用木质画笔杆敲着窗户,发出咚咚的响声,对他说:“谢南林,你挡我的光了。”

  她下课了,程桑桑蹦蹦跳跳地跑出去玩了。她说:“你要上课了,谢南林,别睡觉了。”

  他下课时间趴在桌子上睡觉,程桑桑在后面摇他的椅子:“谢南林,你让我过去。”

  他抓到程桑桑上课偷偷撕开零食的包装袋,程桑桑还没来得及咽下嘴里的薯片,她面颊微红:“谢南林,我带了零食,分你一点吃吧。”

  程桑桑说:“谢南林……”

  她这样叫他,谢南林面上不显,虽然他绷着脸皮,抿着嘴唇,但心里却是开心的。

  程桑桑每叫一声,就在他心里多烙出一片滚烫灼热的印迹,多一次让他心慌的悸动。

  谢南林的好心情,持续到下一次排座位时。

  程桑桑有了一个新同位,是个白白净净的男生。

  她还是怯怯地叫人:“……,我没带笔,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她有时看着黑板,带着一点疑惑地说:“……,这个我不会画。”或者说“这个我听不懂。”

  这时候谢南林才意识到,她对谁都这样,面带怯色地叫人家的名字,他从来也不是特殊的那一个,甚至不是第一个。

  那时候谢南林比现在年轻莽撞很多,她要借笔,他还趴在桌子上呢,隔着一排人,就把笔精准得丢在她头顶上。

  把程桑桑的脑袋砸疼了,她就眼泪汪汪地望着他。

  他和程桑桑的大部分后来的同桌都干过架。

  但是顾及着谢家的权力,老师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后投诉的家长太多,老师实在做不过去了,就只好把程桑桑排到谢南林旁边。

  他用了一年朝夕相处的时间,才把谢南林叁个字变成让他高兴一点的南林。现在叁年没见了,她还没忘记怎么叫他,谢南林心情变好了一点。

  所以他气愤至极,冒着风险,也要见她一面,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能让她心甘情愿甜甜蜜蜜地喊出老公。

  她总是这样让他又爱又恨的模样,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所以就算让她痛、让她哭、让她恨,他也绝不会和程桑桑当陌路人、旁观者,谢南林要在她心上留下独属于他的烙印。

  ……

  她乍一看还是没什么变化,但凑她近一点,叁年时间,她还是有些变化。谢南林说不出来,她眸色和叁年前一样的润光莹莹,嘴唇更加红润饱满,乌发摸起来柔顺光滑。她的身段似乎褪去了小时候的青涩,虽然依旧纤弱,但多了许多的柔软动人。

  怎么形容呢,前几年还算是有些涩口的青果,现在变得有些成熟了,并且汁水充足诱人。

  谢南林扬着下巴,把她散乱的发丝别在耳后:“学会叫人了。”

  程桑桑心里慌张,因为紧张她声线有点颤抖,睫毛轻颤。她轻轻摇晃他的袖口,这样可爱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比凛冬更加冰冷伤人:“谢南林,你快走吧。”

  谢南林极力压制着自己不对她发火,他把她腕子捉起来,钉在柱子上,刚想开口,却发现她细白的腕子上挂着带着一对熟悉的翡翠手镯。

  明明他的那一对,还被他放在国外的别墅里没有带回国。

  谢南林在飞机上还在想,这次回来,把程桑桑带到国外就用那一对手镯拴着她去领证。

  *

  晚来一步的弟弟。

  呜呜,作者真的很懒。这篇文刚开的时候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懒癌不要犯,写了十章之后就开始拖更。所以真的很感谢读者宝贝们的留言和催更,你们催我就会更的呜呜。爱你们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