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强制





  谢北行的手从腿根处开始,到来回抚摸她滚圆的屁股,莹白的臀肉从指间溢出来。

  他冰冷的指尖绕着内裤边缘打转,桑桑却感觉到很热很热,穴里要流出水来。

  她的身体被谢北行玩了叁年,怎么也抗拒不了身体的本能。

  他隔着内裤塞一根指节在堆着褶皱和软肉的穴里抠挖。

  他指尖冰凉,进入穴里的感觉很刺激。

  桑桑感觉到又痛又爽。

  桑桑的阴核涨起来,内裤的布料不那么的平整,谢北行也注意到了。

  他伸手拨弄这那一点小珠,弄得她来回摇头挣扎出他的手掌,谢北行轻笑:“桑桑,你的身  体比你更诚实,是不是。”

  他把她翻过来,抱在怀里,分开桑桑的双腿,下巴搁在桑桑的肩窝上。

  谢北行要她看着他是怎么操她的。

  谢北行双手把桑桑环住,又桑桑的内裤扒掉,发现她的穴里比想象中更加湿润,捻出透明的粘液,他把从穴里抠挖的液体抹在挺立的小珠上。

  他把桑桑玩弄地浑浑噩噩,她开始口齿不清的呻吟,嗯嗯啊啊,让他放开。

  他的呼吸喷洒在她颈间,程桑桑推不动他其他的地方,只好推他的头。

  谢北行突然掰过她的头,钳制住她乱动的手,吻上去她的饱满红润的嘴唇。

  他圈住她,舌尖撬开她的贝齿,她却硬要咬着牙。

  谢北行根本无视她的挣扎和反抗,他平日里表现的温柔,那些阴暗粗暴的想法随时都有,只不过从来没在她身上实践过。之前是她乖乖听话,他不舍得。

  现在,总是时候让她长长记性。

  他用手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张口。

  唇舌侵占她的口腔,强势湿润地堵住她的呻吟和抵抗,舔舐在口腔的每一处,都留下谢北行的印记。

  牵拉出的透明银丝和桑桑流下的泪水一起,有种淫靡的美丽。

  谢北行的血液在沸腾,下身的阳具已经肿胀充血。

  桑桑眼眶发红,盈满来泪水,她从来没被谢北行那么粗暴地对待过。

  他在在桑桑的耳边轻语温柔蛊惑:“桑桑,你想要我的是不是。”

  桑桑流着泪,模样被蹂躏地凄迷,小嘴里还是吐着他不喜欢的话:“谢北行……你滚……谁要你……我不要你…..我最讨厌你了。”

  谢北行掐着她的脖颈,控制着力度,松了松领口,把领带取下来,捏着她的嘴巴,把领带塞进去。

  他冷笑:“不要我,你要谁。谢南林吗,桑桑,你要他来操你吗。”

  程桑桑的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被谢北行禁锢着,她涨红着脸,嘴被领带塞满,讲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谢北行拿出一张餐巾,贴心地替她擦干净嘴角流出的津液:“桑桑,你是我的妻子,你永远只能被我操,你也永远是属于我的。”

  他摩挲着她的下巴,缓缓道:“桑桑,现在你可以抗拒,可以现在想不清楚,没关系,我会给你时间,但要是被我发现你和谢南林再勾勾搭搭,不知分寸,我就永远把你关起来。”

  程桑桑听得心惊胆战,她感觉,谢北行彻底变态了。

  *

  强制爱,哥哥变态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