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公務員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克格勃副主席


    國防部長切尼,如果艾倫威爾遜在這,一下子就明了,這還是小布什的副總統,一手操控了尹拉克戰爭的爆發,這位仁兄在美國的風評并不好。

     不過艾倫威爾遜沒空,他正在忙著建立一個東歐政策委員會,讓米德爾頓來負責,還有特瑞彭斯,兩人一個內閣副秘書長一個是財政部常務次長,因為這件事確實也和財政部有關,“以當前東歐的負債率來說,問題一旦到來憑借它們根本解決不了。”

     聽到兩人的意思大概一致,艾倫威爾遜點頭道,“看來還是波蘭的問題最為嚴重,就算是現在波蘭政府能夠借著團結工會的新聞轉移焦點。一旦債務到期,波蘭還是會出問題的。”

     不要認為艾倫威爾遜在波蘭來了一把龐氏騙局,又把團結工會裝里面了,波蘭這個國家就在也不鬧騰了。和龐氏騙局細節的那幾個億相比,更大的問題是波蘭的債務,事實上東歐國家包括蘇聯的債務都很大。

     目前包括蘇聯在內,整個華約的總債務高達一千億美元,僅僅是數字其實并不難說明什么,因為總數字上面美國不是針對誰,不然也不會想著對日本和德國做點什么了。但這些國家能夠和美國相比么?

     在里根上臺的時候,美國總債務是一萬億美元,經過了里根總統八年的嘔心瀝血、勵精圖治,美國的債務暴增三倍,到了近三萬億美元。

     美國的負債率已經到了經濟總量的百分之五十五。蘇聯的外債是多少呢,兩百三十五億美元。

     其實從這個對比上面,就能夠一眼看出來里根經濟學根本不可持續,里根還是僥幸躲過去,讓老布什替自己背了黑鍋。

     截止到去年,這一千億美元債務當中,保加利亞有六十四億美元、捷克斯洛伐克有四十二億美元、民主德國有一百零九億,匈牙利有一百五十六億美元,蘇聯有二百三十五億美元。

     最高的波蘭,波蘭的債務總量是三百四十五億美元,在整個東歐獨占鰲頭,還超過了將近三億人口的蘇聯一百多億。整個東歐的債務,波蘭一個國家就超過了三分之一,在比較一下蘇聯的經濟總量和波蘭的經濟總量,就知道波蘭的債務多么可怕了。

     自由世界債務最高的美國,也不過是百分之五十五,波蘭的債務近乎已經快趕上了波蘭的經濟總量。這樣的債務百分比在二十一世紀不算什么事,但在八十年代這個時間,是非常可怕的比例。

     東歐國家的例外是羅馬尼亞,其實倒退二十年,羅馬尼亞才是這些國家當中債務最高的,超過包括蘇聯在內的任何一個國家。

     但是齊奧塞斯庫后期開始注意到了債務問題,在到達了一九八一年的高峰近一百億美元之后,現在只有二十六億美元,過了八年時間,羅馬尼亞的債務反而降低了四分之三,羅馬尼亞是不存在債務危機的。

     所以齊奧塞斯庫歷史上的下場就很值得懷疑,以債務危機引發的政治危機,在羅馬尼亞身上是不成立的,而且齊奧塞斯庫夫婦的下場最慘烈。很可能是無法通過經濟危機推翻他,才采取了比較激烈的手段。

     所以艾倫威爾遜在莫斯科的時候,曾經和阿列克謝耶夫談過這個問題,非要螳臂當車的話,把家屬送出來,路線都設定好了,就從羅馬尼亞走。

     而且當時兩人還討論了羅馬尼亞的地位,如果是自由世界這邊出手,他就會透漏,如果是蘇聯想要推翻齊奧塞斯庫,那阿里克謝耶夫就扮演通風報信的角色。

     羅馬尼亞要長期堅持獨立自主的政策,齊奧塞斯庫肯定不是說說而已,就像是法國在西歐是受到美國滲透最低的。和東歐其他國家相比,羅馬尼亞的獨立屬性更高,幾乎和南斯拉夫差不多。而且羅馬尼亞確實在冷戰時期和法國關系很好。

     至于好大兒,好大兒現在忙著呢,百忙當中還帶著尹琳娜·維爾甘斯卡亞幽會,順便坐火箭,把第一女兒弄的心花怒放,才開始談及自己最近在克格勃的工作,在克格勃的工作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威脅。

     雖然不是地圖頭的女婿,但阿列克謝耶夫顯然已經有了和女婿同等地位的覺悟,話題漸漸地開始進入了裁軍五十萬,尤其是東歐蘇軍的二十四萬回國之后該怎么辦?“尹琳娜,其實我很怕,這些軍人回國之后的動向,現在國內本身的就業壓力就很大。”

     “這確實是一個問題。”臉上紅潮未退的尹琳娜·維爾甘斯卡亞,穿衣服的動作微微一頓回答道,“對了,你是安全干部,肯定怕這種事。”

     “那是當然了,真出了事情,還不是我們這些肅反工作者被拎出來受到批評。”阿里克謝耶夫悠然一嘆,“現在我們都怕死了,就怕出現問題,你也知道,哈薩克的事情本身就很令人警惕。這并非不可能發生。”

     早在一九八六年,就已經出現了地圖頭又在又愛玩結果玩脫了的事情了,當年地圖頭想要剪除地方實力派哈薩克第一書記庫納耶夫。結果就造成了哈薩克蘇維埃的癱瘓,現在裁軍五十萬,還有二十四萬東歐駐軍歸國,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地圖頭都兜不住。

     連地圖頭都兜不住,顯然也不是阿里克謝耶夫能兜住的,不過他必須提醒一下至少在安置上面,克林姆林宮不能一點不表示,哪怕真的不表示,讓地方來辦理,也要給地方政府一點政策扶持才行,如果這都做不到,那也太無能了,雖然他的父親一直就說地圖頭無能。

     阿列克謝耶夫把第一女兒擁入懷中,似乎已經忘記了剛剛的話題,“尹琳娜,我早點認識你就好了,我不止一次的有沖動,想要離婚。”

     離婚那是不可能的,阿里克謝耶夫的妻子是經過精挑細選的,最重要的是絕對可靠,他母親本身就是文化沙皇,當時根本不需要和某個地方實力派聯姻,更何況因為出生晚的關系,他根本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同期中央主席團的子女,都比他大了將近二十歲。

     心里知道不可能,但已經是高級干部的阿里克謝耶夫,嘴上源源不斷的表達著遺憾,要是艾倫威爾遜在這,瞬間就能斷定這就是PUA,真是好的不學,壞的全學會了。

     好大兒哪怕面對文化沙皇都沒漏過和第一女兒的口風,體現了一個專業肅反工作者的操守,更別提遠在倫敦的內閣秘書長。

     出來度個假的第一女兒,回到莫斯科的時候,已經完全被說服,為了和丈夫同等地位的男士,找機會吹風,讓地圖頭注意到這個問題,“阿列克謝耶夫可是如臨大敵呢,聽亞歷珊德拉說,眼看著大量軍人退伍,他這個安全局局長都睡不著覺了。”

     地圖頭一怔,確實有這個問題,他并不是沒有才能,在涉及到特定問題上,比如他在蘇聯的領導地位問題上,地圖頭都是很敏銳的。確實有這個問題,五十萬退伍軍人的問題解決不好,會出現群體事件,如果出現了,損失的是他的權威。

     竟然還要自己的女兒提醒,地圖頭面上不動聲色,“他是福爾采娃同志的孩子,我記得你們關系相當好。”

     “是啊,我和亞歷珊德拉的關系好極了。”尹琳娜·維爾甘斯卡亞說到這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和好朋友的丈夫現在這樣,有些說不過去。

     “國家也需要更多的年輕面孔,未來早晚是你們的。”地圖頭打著官腔,克格勃確實應該注意一下這方面的問題,萬一這些退伍軍人真鬧事,他還要想辦法推脫責任。

     經過蘇聯部長會議進行決定,莫斯科安全局局長阿列克謝耶夫中將,被任命為克格勃副主席,這一項任命很快得以通過,并且送達至阿里克謝耶夫面前。

     同時他本人繼續兼任莫斯科安全局局長,畢竟是第一女兒口中的可信之人,而且這也并不違反規定,哪怕真的違反了,規定也不是不可以靈活。

     阿里克謝耶夫一手拿著任命書,另外一只手握著大馬士革鋼刀的刀柄,大馬士革鋼刀靈活的游走在他的手上,刀花飛舞就好像是身體的一部分。

     理論上,隨著這一命令的下達,他是可以對全蘇聯的安全機關有影響力了,莫斯科安全局局長雖然也重要,克格勃全委會委員雖然也是領導班子的一員,但都不如這個任命下來之后更加名副其實。

     雖然看起來,他現在也不過是資歷最淺的,最不引人注目的副主席,還并不負責具體的工作,不過這個名義有就是有,母親福爾采娃也長期就是中央主席團一個干巴委員,什么職位都不兼任,但只要地位在,不也這么多年為加里寧市做了不少貢獻么?

     過了一會兒,阿里克謝耶夫已經出現在了盧比揚卡克格勃總部,向現任主席克留奇科夫報道,并且表達自己的擁護。www.wxlu.com
如果喜欢《大英公務員》,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