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南非當警察

2402 遲早要面對


    北非外籍軍團一直以來都是法國的耗材,別聽法國政府說得好聽,在外籍軍團中服役超過一定年限就可以加入法國國籍,實際上只有很少一部分外籍軍團成員能活到加入法國國籍的那一天,更多人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戰死,退役,或者嘩變。

     需要說明的是,北非人并不全是有色人種,很多是信奉波斯教的奧斯曼人,他們從膚色上說和法國人區別不大,更容易被法國人接受。

     薩爾斯頓少校率領的部隊是一支輕裝步兵,為數不多的重型武器還在數十公里之外,德國人為了拖延盟軍的腳步,將里昂周邊的道路徹底破壞,只有輕裝步兵才能快速推進。

     這也是馬克堅決要等空軍支援的原因,德國人的陣地依山而建,地勢險要,結構完整,有鐵絲網和雷區,正面強攻的話難度很大。

     薩爾斯頓少校不在乎,他要的是速度,不是戰損比,把希望寄托在敵人的戰斗意志上,幻想著戰斗開始后,敵方的士氣就會崩潰。

     既然薩爾斯頓堅持,馬克也只能配合,南部非洲軍中精確射手眾多,自動武器的比例也很高,可以對參與進攻的自由法軍部隊提供一定程度上的火力掩護。

     “擊敗眼前的這股敵人,我們就將占領里昂,洗刷德國人強加在我們身上的恥辱的機會來了,法蘭西不會忘記我們的貢獻,現在是你們作為一個法蘭西人,證明自己勇氣和忠誠的最佳時機!”薩爾斯頓作戰前動員,他的士兵群情激奮,置生死與度外。

     戰斗很快開始,結束的更快,德國人甚至都沒有開槍,自由法軍在突入雷區之后損失慘重,參與進攻的一個連隊,只剩三十多人返回出發陣地。

     薩爾斯頓不心疼,很快就組織起第二次進攻。

     這一次情況還是很糟糕,依然沒有突破德國人的雷區,直到第三次,自由法軍士兵總算觸及到德國人的陣地邊緣。

     然后輕裝步兵就遭到德國人屠殺。

     德國人在布置陣地的時候很有心得,機槍陣地設置的很巧妙,MG42的殺傷力明顯超出馬克沁,當看到一排排自由法軍士兵像麥子一樣被機槍掃射,馬克仿佛又看到了索姆河戰役的尸山血海。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沒有重炮和坦克的配合,我們無法突破德國人的防線。”馬克主動找上薩爾斯頓,希望薩爾斯頓及時醒悟。

     薩爾斯頓正在組織第四次進攻,他身邊的幾名軍官都面帶難色,現在的情況很明顯,繼續進攻還會遭到德國人的屠殺,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薩爾斯頓一樣鐵石心腸。

     “你有沒有辦法讓重炮和坦克馬上抵達戰場?”薩爾斯頓已經殺紅了眼,他必須有所收獲,才能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誤。

     “航空部隊半小時之后可以抵達戰場。”馬克其實真不想管薩爾斯頓,好言難勸該死的鬼,出于盟友立場,馬克還是希望自由法軍不要損失太慘重。

     損失太慘重的話,馬克也無法交代,雖然馬克和薩爾斯頓平級,按照自由法軍和南部非洲軍方的約定,當兩人意見不一致的時候,薩爾斯頓需要聽從馬克的安排。

     令出多門是大忌,就算平級也得有主次之分,南部非洲軍隊和自由法軍聯合作戰,南部非洲軍隊處于主導地位,跟英軍和美軍的關系差不多。

     “我們上一次進攻已經攻入德國人的陣地,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們一定能突破德國人的防守。”薩爾斯頓堅持,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他的部隊已經損失超過百分之二十。

     按照歐洲軍隊的習慣,損失超過百分之二十基本上已經處于崩潰邊緣。

     法國外籍軍團的情況略特殊,法國政府是真不拿外籍軍團士兵當人看,要不然外籍軍團嘩變的概率那么高呢。

     “如果你堅持的話,我將解除你的指揮權。”馬克態度更強硬,周圍有幾個自由法軍軍官看薩爾斯頓的眼神已經不太對勁,繼續強攻的話,搞不好會陣前倒戈。

     “你不能這樣做,這是我們法蘭西人的戰爭!”薩爾斯頓暴怒,如果就此結束,那么薩爾斯頓就要為之前的失誤負責。

     “這是我們所有人的戰爭,身為軍官,你必須為你的士兵們負責。”馬克正面硬剛,一將功成萬骨枯這話不假,但是不能辜負了士兵們的信任。

     薩爾斯頓還想說話,空中突然傳來航空發動機的聲音,空中支援終于到了。

     不是固定翼飛機,而是陸軍航空兵配屬的武裝直升機。

     “這玩意兒飛的這么慢,這么低,能攻破德國人的陣地?”薩爾斯頓懷疑武裝直升機的戰斗力。

     如果能用較小的代價贏得勝利,薩爾斯頓當然也很樂意,他剛才的不滿,有一部分是因為馬克拒絕派出南部非洲軍隊參與進攻。

     “可以的,等著瞧吧。”馬克有信心,直升飛機在有些時候,比轟炸機更好用。

     確實好用,效率非常高,德國人缺乏專業的防空武器,MG42用來收割步兵很好用,用來打直升飛機就差點,德國人在構筑陣地的時候也沒有考慮直升飛機,這甚至是很多德軍官兵第一次在戰場上遭遇直升飛機。

     之前直升飛機也曾經參戰,遭遇直升飛機的德軍部隊,要么被消滅,要么成為俘虜,德國人還沒有研究過如何對付直升飛機。

     趕來支援的直升飛機并不多,只有區區四架。

     也已經足夠了,直升機上攜帶的火箭足夠摧毀德軍臨時修建的機槍堡壘,火箭打光了之后還可以使用機槍掃射。

     事實上當直升飛機出現在德軍陣地上方的時候,德軍就開始陷入混亂,有些德軍士兵居然使用步槍攻擊直升飛機,7.92毫米子彈被防彈玻璃和裝甲輕松攔下。

     當火箭彈帶著尖嘯在德軍機槍碉堡中爆炸的時候,混亂進一步加劇,有德軍軍官試圖組織反擊,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對付直升飛機,這時候盟軍地面部隊已經接近德軍陣地,當無數手榴彈投出之后,戰斗很快結束。

     就跟剛才MG42屠殺自由法軍士兵一樣,面對直升飛機,德軍同樣慘遭屠殺,武器代差帶來的后果是極為慘烈的,德國人甚至沒機會逃走,要么戰死,要么投降。

     “很好,我們現在可以繼續前進。”馬克很滿意直升飛機的攻擊效果,留下一部分自由法軍士兵打掃戰場,大部隊繼續向里昂前進。

     薩爾斯頓和其他自由法軍軍官心情就很復雜。

     自由法軍軍官們知道跟南部非洲軍隊的差距大,可是萬萬沒想到,差距大到這種程度,這已經不是人力可以彌補的了。

     二次大戰爆發前,大多數法國人還是很驕傲的,現在那些所謂的榮耀都已經煙消云散,法國人要學會接受這一切。

     英國人不接受。

     溫斯頓的時間很緊張,不可能在比勒陀利亞停留太長時間,他希望和羅克討論了關于作戰,以及戰后合作的一系列問題,羅克同意前半部分,對于戰后合作持保留態度。

     談當然是可以談的,不過不是跟溫斯頓談,而是跟到時候的英國首相談。

     羅克敏銳的感覺到,現在的溫斯頓,和幾個月前的溫斯頓變化巨大。

     德黑蘭會議期間,溫斯頓還是很冷靜的,現在卻有些上頭,多半也是因為國內壓力比較大的緣故。

     溫斯頓堅持認為,他在英國的威信無可動搖,愛德禮和他領導的工黨,不會對保守黨形成太大威脅。

     “不管你是不是承認,工黨的一些主張是很有煽動性的,尤其是關于社會福利這一塊。”羅克了解民眾的訴求,誰會嫌棄福利太多呢。

     英國的精英階層反對。

     “麥克唐納已經證明,英國不可能,也沒能力打造一個福利社會。”溫斯頓其實也主張不勞動者不得食,不過在利潤分配上還是很頑固的。

     傳統英國企業,企業主拿走百分之九十的利潤,剩下的百分之十用來維持企業運營。

     羅克名下的大多數企業,要投入接近百分之六十用于維持企業運營,去掉成本和稅收,保留的利潤通常不超過百分之十。

     羅克作為南部非洲最大的資本家都這樣做,其他企業主也有樣學樣,做不到這一點的基本都被淘汰了,南部非洲內部的競爭也是很殘酷的,只有最出色的企業,才有機會走出海外跟國際資本競爭。

     “溫斯頓,我們先不考慮能不能,如果工黨真的這么做,那么會發生什么?”羅克不講邏輯,政治家很多時候跟流氓差不多。

     溫斯頓的意思是,英國的精英階層不會同意工黨這么做。

     按常理分析確實是這樣。

     不過英國工黨代表的并不是精英階層利益,他們為了選票可以做出超出英國政府承受能力的承諾,保守黨敢不敢跟?

     肯定不敢。

     那么工黨就將贏得更多選票。

     “不,不可能,這種事不會發生的——”溫斯頓喃喃自語,他這話與其說討論,不如說是在安慰自己。

     “路易十五說過: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羅克冷漠,跟后世的那些政治家相比,溫斯頓還是有底線的,他確實是全心全意為大英帝國考慮,可惜生不逢時。

     “如果誰敢那么做,那么他將是所有英國人的敵人!”溫斯頓把希望寄托在所有英國人的理智上,這本身就很不靠譜。

     大多數時候民眾都不是理智的,更像是烏合之眾,所以才需要清醒的人。

     萬一應該清醒的人昏了頭,或者是故意裝糊涂,那就是災難。

     “無論何時,我的大門都為你敞開。”羅克給溫斯頓留后路,如果在英國混不下去,可以到南部非洲散散心。

     “謝謝,我不會給你嘲笑我的機會!”溫斯頓斗志高昂,不會輕易認輸。

     除了羅克的忠告之外,溫斯頓這一次來比勒陀利亞還是有收獲的。

     羅克同意給與諾曼底方向更多支援,這不是因為溫斯頓的請求,而是因為俄羅斯的推進速度。

     緩過勁來的俄羅斯就像鳳凰涅槃,徹底爆發出驚人的戰爭潛力,幾乎每個月都有新的番號出現,每一天都有數以千計的坦克和飛機從工廠里生產出來。

     是的,幾個月前,俄羅斯補充武器裝備還主要靠盟國援助,現在俄羅斯的工業生產能力也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而且還更勝以往。

     更關鍵的是,通過這場戰爭,俄羅斯的軍工能力達到一個全新高度,最新生產的坦克和飛機,跟之前相比有了飛躍式提升,世界大戰爆發前俄羅斯裝備的坦克還是一戰時期的產物,現在已經追上世界主流水平。

     也不對,至少在重型坦克上,俄羅斯的進步速度甚至已經超過英德,連羅克都為之驚訝。

     英國和德國,對于重型坦克的需求其實并不大,很長一段時間,英德主力坦克的戰斗全重都在20噸以下,這幾年才開始脫胎換骨。

     俄羅斯有著近兩千萬平方公里的領土,重型坦克才是最適合俄羅斯的武器,自T34之后,俄羅斯連續推出KV系列和IS系列重型坦克,其最新型的IS-2M重型坦克,其火力和裝甲厚度都優于德軍的五號坦克,122毫米口徑的坦克主炮,甚至超過了南部非洲最新型的“獅”式,引發南部非洲軍方的強烈關注。

     一直以來,南部非洲軍方對于重型坦克也是非常重視的,“豹”式作為全世界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款重型坦克,各方面的性能數據現在已經開始落后,這讓南部非洲軍方很難受。

     南部非洲以及聯盟軍隊,現在裝備了超過1萬輛“豹”式坦克,這些坦克如果要更換的話,需要一大筆錢,可能會導致南部非洲國防部破產的那種。

     俄羅斯的軍事擴張,肯定會影響到南部非洲在歐洲的利益。

     現在羅克很能理解當初北非戰役期間,溫斯頓為什么堅持不讓南部非洲進入北非作戰。

     這才過了不到兩年,就輪到羅克擔心俄羅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