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周隨機一個新職業

第2881章:宋金民的叮囑


    “確實是他。”

     “然后呢?還有沒有其他的視頻了?我再去看看。”

     “沒有了,就這些。”

     “好像也沒什么,就是殺了一個司衛長,這種事他之前也干過。”Moon說道:

     “工元會的人知道自己理虧,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樣,雖然損失了不少人,但也不是大事,我猜這件事會不了了之。”

     “你需要留意的,是那個亞裔面孔,米拉說他很有可能是盎格魯的人。”

     “靠!我去找眼鏡!”

     又是幾分鐘的時間過去,Moon的聲音傳來。

     “我不知道他的真名,但知道他是炎國人,是盎格魯旗下的一名衛隊長,代號為蜘蛛,實力應該是B級,但要強于工元會議的司衛長,但打不過你兒子,也在情理之中,并不能說他弱。”

     頓了頓,Moon又繼續說道:

     “我和你兒子有過一些交集,無論是他的心性和手段,都不會讓這件事出意外,我猜他現在已經死了,而且這個視頻,被發布到了全世界,盎格魯的人肯定會知道,至于后期會做出什么事,就不好判斷了。”

     “如果你能確定他的身份,那么盎格魯和工元會的關系,也就能確定了。”林景戰說道。

     “其實我的心里,一直有這樣的猜測,但卻沒有證據,但通過這件事,應該八九不離十了。”Moon說道:

     “在明面上,工元會是一個獨立強大的組織,但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是受盎格魯組織控制的,除此之外,被你兒子殺掉的杰拉德,應該也是他們的人,否則兩邊的行動,不可能那么密切。”

     “如果你的說法成立,所有的疑問就都解開了。”

     “沒錯。”Moon說道:

     “我最近正在休假,沒有關注島上的事情,按說以中衛旅的影響力,如果不是發生極為特殊的事情,工元會的人,不太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他們在島上,找到了一塊全新的礦石,很有可能在技術領域上,發現重大突破,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在盯著他們。”

     “但昂格魯的人都下場了,就足以說明這不是工元會的主意,他們應該還沒有膽子,對中衛旅做這樣的事。”

     “休假結束了,你去盯著點他們。”

     “交給我吧。”

     掛了Moon的電話,宋金民問道:

     “他們應該是比工元會,更早成立的一個組織吧,但這些年來好像一直沒怎么露面。”

     “要說神秘,可能連瑪門都比不上他們。”米拉說道:

     “這些年來,在國際上發生的大事小情,好像都沒有發現他們的身影,把自己隱藏的很好。”

     “那是因為,他們早就安插了棋子,根本不需要自己露面。”林景戰說道:

     “我猜他們組織旗下,應該不只有工元會,可能還有其他人。”

     “但這些都不是問題的關鍵。”

     宋金民掰了一塊壓縮餅干,放在嘴里細細的咀嚼。

     “盎格魯的人隱藏了這么多年,甚至傳聞中,他們還以神的后裔自居,但卻在這樣一個時刻選擇下場,盡管也很隱秘,但卻不是一個明智之舉。”

     “你的意思是說,中衛旅拿到的那塊神秘礦石,可能有著咱們還不知道的秘密和作用,所以想要迫切的拿到手,對吧。”

     “對!”宋金民說:

     “但這也不是問題的關鍵,而是那塊礦石,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未知的,我相信就算是中衛旅,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將它研究個通透,基于這樣的原因,全世界都不會有人知道它的作用,更不會冒險去搶它,這并不符合他們的行事風格。

     宋金民的話,算是給Poker的人提了醒,林景站沉默不語,顯然他也想到了這種可能。

     ……

     早上五點多的時候,寧澈叫人送來了黑色西裝和黑裙,和林逸一同去殯儀館。

     和以往不同的是,中衛旅的所有領導,全部過來了,外面密密麻麻,停的都是車。

     而在這些領導中,陸北辰和粱向河也都在其中。

     除此之外,追悼會的級別,也破格提升了一個等級。

     要比想象中的更加隆重。

     但親人的哭泣和哀嚎,讓中衛旅的人,都自慚形愧。

     有些東西,一定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追悼會結束之后,便是遺體火化的過程。

     這個環節,并不需要其他人參與,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然后將骨灰埋放在公墓之中。

     這個流程,林逸沒有參與,跟隨遺體來到火葬場之后,便一直守在外面。

     經歷了這么多的事,他需要一點自己的時間,來平復這件事。

     手里攥著一盒煙,滿地都是煙頭。

     鈴鈴鈴——

     這是,林逸的手機響了,是肖冰打來的電話。

     “林哥,我們已經達到指定位置了。”

     “守著吧,我隨后趕到。”

     掛了肖冰的電話,林逸起身離開。

     當走到門口的時候,手機又響了。

     發現打來電話的人是宋金民。

     林逸并沒有意外。

     視頻已經發到了外網,他們肯定也能看到,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應該是來問這事的。

     “你現在在哪。”

     電話接通后,宋金民開門見山的問道。

     “剛參加完追悼會。”

     “你昨天發布的視頻,有一個亞裔面孔,他不是工元會的人,是盎格魯組織的一名衛隊長,代號為蜘蛛。”

     聽到這話,林逸頓了一下,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盎格魯?和盎格魯撒克遜人種有關系么。”

     “有,這個組織就是這群人組建起來,自稱為神的后裔,未來會接管這個世界。”宋金民說道。

     “神的后裔?未來接管這個世界?”林逸無語了:

     “這些人的中二病這么嚴重么。”

     “這不是中二病,這數百年來,他們確實干出了很多能夠影響全世界,并且坐收漁翁之利的事,這個名字并不是白叫的。”

     難得的,宋金民能嚴肅的對待某一件事,除了大寶劍,這在林逸的記憶里是第一次。

     “如果我沒記錯,之前被我殺掉的杰拉德,好像就是這個種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