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破爛女王

2637 實驗室


    楚嬌嬌受傷的胸口,此時被強行止血后,已經開始愈合了。而她身上的傷口流出來的鮮血,以及那些各種生物鮮血制作的混合假血,互相融合在一起,還殘留在那件脫下來的薄外套上,以及她身上的防護服上。

     這間實驗室出現的突然,到處都充斥著詭異,但卻沒有人,準確來說是沒有活著的人。

     那相關的實驗人員,沒有露面。

     楚嬌嬌道:“季柚同學,快點找線索,這里一定可以找到我們想要的信息的。”

     結果,季柚根本就沒聽她的,而是將手里的那管鮮血直接燒毀了。

     不僅如此,就連楚嬌嬌脫下來的那件外套,還有防護服上沾著的鮮血一起,給全部毀了。

     季柚做這一切,是當著楚嬌嬌的面,以及……

     季柚抬起頭,看向實驗室中那個最大的屏幕,屏幕上此時一片空白,什么也沒有記錄。

     但季柚就一直盯著那屏幕看,仿佛要透過屏幕,看到實驗室背后的那個人。

     楚嬌嬌意識到什么:“發現了什么?”

     季柚道:“我將你的鮮血,全部都處理干凈了,但不確定對方是否還在其他地方儲存了一點。”

     楚嬌嬌笑道:“我受傷是在這件實驗室時受的,血也是這個時候流的。”

     季柚點頭:“那就應該處理干凈了。”

     楚嬌嬌跳到季柚的身邊,笑嘻嘻道:“我就知道季柚同學可以掃尾干凈,這才大著膽子搞的。”

     季柚用鼻孔輕哼了一下:“下不為例。”

     但季柚也知道楚嬌嬌看似強大、謙虛、平靜的表象下,藏著一絲瘋狂。

     是那種能為了戰友,為了目標,為了理想與信仰,可以燃燒自己身上所有的瘋狂。

     季柚的警告,并不能讓她下次不犯。

     楚嬌嬌跳到季柚身邊,盯著實驗室里的這塊空白屏幕,問:“季柚同學,你真的懷疑岳棲元被關在某間實驗室里?”

     季柚指尖一顫。

     楚嬌嬌沒有看到她臉上的反應,但從季柚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大致猜測出來一點。

     楚嬌嬌瞇了瞇眼,神色極為冷酷:“既然真的有這種可能,那么我們就找到他。這間實驗室不是,那就換下一間。”

     那些藏起來的實驗室,總會有暴露的一天。

     一直拆,一直拆……

     也總會找到正確的那一間。

     可是……

     楚嬌嬌神色極冷,他們有時間耗得起,那岳棲元呢?也能慢慢的等著他們找到他嗎?

     他……

     能堅持到他們來嗎?

     空白的屏幕,依舊一片空白,一點反應也沒有,似乎敵人真的看不到這里,也看不到兩個獵物根本沒有受到控制與束縛的樣子。

     季柚忽然勾起了唇角,道:“嬌嬌,我覺得你有一點說很對。”

     楚嬌嬌:“嗯?”

     季柚道:“一直防御確實沒什么意思。”

     說完。

     季柚忽然上手,將那塊空白屏蔽給直接卡察,捏碎了。

     “!

     !”楚嬌嬌:“臥槽!季柚同學,你好帥啊!”

     那屏幕的材質,絕對不是玻璃這種易碎品,楚嬌嬌初步估算了一下,就算是以她自己如今的體質,也沒法一下子將其捏碎。

     所以——

     季柚同學這是要逆天啊!

     楚嬌嬌的雙眼,簡直要冒星星了,不過,楚嬌嬌自己也沒有閑著,在季柚捏碎了屏幕同時,楚嬌嬌將這塊屏幕的底座,全部拆卸出來,捏成了稀巴爛。

     屏幕沒有了。

     下一秒。

     季柚忽然又走到了一塊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的黑色石頭狀物體旁邊,接著,她拿起石頭,卡察一下,捏碎了。

     那石頭碎裂之時,突然閃爍出來一道光來,季柚神色極冷:“藏頭露尾,沒意思極了。”

     楚嬌嬌跟著仔細掃視了一圈,卻沒找到類似于監控之類的東西,于是,她干脆就跟在季柚身后,季柚破壞什么,她就跟著一起破壞,并幫著善后。

     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整個實驗室,就已經乒乒乓乓,碎裂了一地。

     季柚確定將所有的監控有關的東西,全部破壞之后,才走到了那被五花大綁起來的,像黑色艦艇里面的幼年體一樣的‘尸體’面前。

     楚嬌嬌神色凝重:“確定是黑色艦艇里面出來的嗎?”

     據說,青族領地里面,已經吞噬了不少黑色艦艇里面跑出來的幼年體,這些幼年體進來后,就再也沒有出去過。

     因為青族領地已經徹底屏蔽了,只能從內部打開,那些幼年體,是否活著,或者死亡了,還是怎么了,都不知道。

     季柚伸出手,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從自己的空間鈕里面取出來兩雙手套,自己戴了一雙,扔給楚嬌嬌一雙。

     戴上手套后,季柚才伸手,碰觸了一下那被綁起來的幼年體。

     接著。

     季柚翻了翻,找到了個號碼牌:【201號】

     楚嬌嬌當然也看清楚了上面的數字,童孔微微一縮:“這號碼牌的材質,以及上面的紋路……”

     “是黑色艦艇里面出來的,沒錯了。”楚嬌嬌瞇了瞇眼睛,這樣的幼年體,她也殺了幾個,對此不算陌生了。

     季柚將號碼牌跳開,然后,仔細看了一下后,就隔著手套,將綁著這個幼年體身上的一根線,挑開了。

     只是挑開,季柚都沒有切斷呢,就在這時,這具看起來只是睡著了,睡相不太好的201號幼年體,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干癟下去。

     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一具干尸。

     卡察~

     這具干尸的干度,顯然達到了超干的水平,季柚與楚嬌嬌都還沒有碰觸來,它就自己裂開了。

     楚嬌嬌大聲道:“退后,小心有詐!”

     這種玩意兒里面,往往就藏著雷,搞不好就要翻車。

     可是,季柚根本就沒退后,反而在那具干尸徹底離開,化作灰盡的時候,季柚按下一個開關,那些灰盡,很快就被打掃干凈,掃進了垃圾箱里面。

     楚嬌嬌:“……”

     季柚道:“這里我確認過了,沒有什么致命危險。”

     楚嬌嬌一聽,立馬笑著道:“早說呀,搞得我大驚小怪的,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