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上門貴婿

第4356章:他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高手


    只見那黑衣人拿出一把小刀,伸手門縫里輕輕一撥,房門的門鎖被挑開。

     當門被打開的剎那兒,就聽賀星叫了句:“什么人?”

     從床上彈了起來。

     黑衣人見狀,手中抄著一把明亮的刀子撲向賀星。

     不等到近前,突然察覺到一股霸道的罡風迎來。

     空中閃出一把短劍。

     就聽“叮!”地一聲,趙旭一劍將對方的刀子削斷為兩截。

     一掌拍出,正中黑衣人胸口的位置。

     黑衣人被打飛出去,撞在玻璃上,發出一聲“咔嚓!”破碎的聲晌。

     一些鄰近房間近客人,聽到晌聲,紛紛打開了房間的燈。

     或是朝上,或是朝下瞧看究竟。

     黑衣人剛從地上爬起,趙旭人已經趕到。

     一記“變劍”的招式刺向對方。

     黑衣人閃躲不過,避開身體要害的位置。

     噗!

     趙旭一劍刺在對方的左胸位置。

     黑衣人忍著巨痛朝趙旭拍出一掌。

     趙旭舉掌相迎。

     “蓬!......”

     一掌擊出,直接將黑衣人打飛墜入江里。

     見黑衣人落江,趙旭立馬趕到甲板的圍欄處。

     黑衣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趙旭守在江面半天,見三十米外出現了一團黑影。

     從地上拾起兩塊碎玻璃,朝江中的黑衣人勁射過去。

     黑衣人再也沒了蹤影,也不知道是射到,還是沒射到對方。

     賀星立在趙旭的身邊,全程目睹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道了一聲,“好險!趙先生,若不是你判斷精準。我今天怕是在劫難逃。”

     趙旭對賀星說:“你立刻去通知船長,核查船上的人,看看倒底少了誰?誰就是殺害你手下的兇手。”

     “好!......”

     賀星出門后,帶著二十多名手下匆匆離開。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盤查,唯獨少了值守賀星這一樓層,有個叫“巫寶”的船員。

     船長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說:“不能啊!巫寶在這條船上,已經工作六年了。從來都是勤勤懇懇,沒有出現過任何的差錯。”

     趙旭聽了之后,對船長說:“有可能真的巫寶已經死了。而這個巫寶是假扮他的人。”

     “假扮?”

     趙旭“嗯!”了一聲,沒有解釋過多。

     他本身就擅長“易容術”,經常會改頭換面。

     魔教中的人,肯定也會有人精通此術。所以,在趙旭看來,這個叫“巫寶”的船員,一定是魔教的人假扮的。

     好在,已經破獲了此案,解除了眾人心頭大患。

     經船長一查,這個叫“巫寶”的船員,果然去過廚房。

     毫無疑問,在湯里下毒的人,一定是這個叫假巫寶的人。

     經過近兩天的航行,眾人終于抵達了川省、巴市。

     趙旭、徐靈竹和印昆,與“洛風宮”的人合并為一起。

     準備先在“巴市”安扎下來,等到秦蕓等人的大部隊來了,再一起挺進“遮那山!”

     就在趙旭等人準備去找酒店下榻的時候,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人,來到了趙旭等人的近前。

     上前對賀星問道:“請問,你們是洛風宮的人吧?”

     “我是洛風宮的少主賀星!”

     “賀少主!我是杜老板派來的人。杜老板說,讓我招待你們去下榻到我那里去。”

     “哦,老伯!您是杜老板派來的?”

     “對對對!”老頭兒笑著,說:“我在巴市有一座大宅,你們到我那里去住吧!”

     賀星轉頭對趙旭問道:“趙先生,你意下如何?”

     趙旭悄聲對賀星問道:“杜老板是誰?”

     賀星回道:“杜老板是我們家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名字叫做杜玉泉。不過,以杜老板的那點兒產業,您肯定不看在眼里。在我們來之前,我父親對杜老板打過招呼,讓他和巴市的朋友招呼一下。因為,杜老板的老家就是巴市人。”

     趙旭一聽,對賀星說:“那就去住吧!”

     老頭兒在當地看來有些勢力,在碼頭上停著兩輛大巴車,來接待賀星這些人。

     眾人上車后,大巴車直接開到了效外,一處叫做“渝藍灣邸!”的地方。

     這里是私人產業,一共有六棟樓。除此之外,還有四幢別墅。

     除了一些傭人之外,只有老頭兒在這里住。

     經過攀聊,趙旭這才知道,老頭兒是巴市以前的一個赫赫有名的富翁,名字叫做“苗弘方!”

     趙旭拿手機一搜“苗弘方”,還真有許多關于苗弘方之前軼事。

     看來,是和他父親“趙嘯天”,同一時期的人物。

     眾人安頓下來之后,徐靈竹來到了趙旭的房間。

     對趙旭說:“趙先生,你有沒有覺得那個叫苗弘方的老頭兒有問題?”

     “有問題?”趙旭聞言大吃一驚,對徐靈竹急聲問道:“靈竹,這老頭兒有什么問題?”

     “他以前不是商人嗎?怎么身上會有武者的氣息?”

     “哦,你說這個啊!有可能是退居二線之后,后學的。”

     “不可能!”徐靈竹搖了搖頭,說:“一般過了四十歲的人,除非有大機緣。否則,不可能練出絕世武功。而這個老頭兒的功夫還不低!絕對不在你之下。”

     “不在我之下?”趙旭聞言一驚。

     “對!”

     趙旭整個人都呆住了。

     要說苗弘方的武功不在他之下,武神榜上也沒這號人物啊?

     就算苗弘方是位隱世高人,那么在年輕的時候,一定會搜到有關于他的軼事。

     可網上的信息,大多都是有關于苗弘方經商的事情。

     趙旭對徐靈竹問道:“靈竹,你確定苗弘方的武功,不在我之下?”

     “確定!”徐靈竹點了點頭。

     趙旭覺得事情太過蹊蹺,將賀星叫到了房間。

     對賀星問道:“賀星,那苗弘方會武功嗎?”

     “不知道啊!”

     “你問一下杜老板,他們兩人不是朋友嗎?問問這個苗弘方會不會武功?”

     “好,我現在就問!”

     賀星撥打了杜玉泉的電話,先是表示了一番感謝!

     說自己這些人,住在“渝藍灣邸!”,被安排的特別好。

     接著試探性地詢問說:“杜老板,那個苗伯會武功嗎?”

     “會啊!”杜玉泉出聲解釋說:“你可別小瞧了苗弘方,他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