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仙醫

第2052章 明家家主


    聽陳飛宇話中含義,他自認為能夠戰勝名震天下的明家家主。

     眾人心中先是震撼,接著又覺得很正常。

     畢竟,如果陳飛宇不是對自己十分自信的話,只怕也不會主動前來明家了。

     明家眾人卻是直接怒了。

     “陳飛宇,你少囂張,家主是無敵的,只需要他老人家親自出手,就算你再厲害,也是死路一條。”

     “別以為得到了劍仙傳承你就無敵了,你所謂的劍仙傳承,和我們明家的絕學比起來還差得遠呢!”

     “家主馬上就要親自出手擊殺你了,看你還能囂張到幾時!”

     面對周圍一眾明家弟子的叫囂,陳飛宇神色輕蔑,腳下微微點地。

     頓時,陳飛宇周身劍意噴涌而出,形成萬千道氣劍,向著明家眾弟子迸射而去,宛若天女散花一般絢爛。

     只是這絕美的絢爛之中,蘊藏著最為危險的殺機!

     明家眾弟子臉色大變,他們實力低微,哪里能抵擋的住陳飛宇的劍氣?

     突然,周遭虛空之中,產生一股范圍很廣的波動,猶如水的漣漪波紋一樣,向著四周蕩漾開來,護在了明家眾弟子的身前。

     只見陳飛宇所凝聚的劍氣,剛接觸到這股虛空波動,便紛紛消散于無形。

     明家弟子們一片歡呼:“家主無敵,家主無敵……”

     周圍眾人神色凝重,剛剛陳飛宇雖然沒有使出全力,但是這么多的劍氣,卻被明家家主一招虛空波動輕松化解,可見明家家主實力非常強悍,接下來,恐怕陳飛宇會面臨一場極其兇險的戰斗!

     場中,陳飛宇微微挑眉,淡淡地道:“既然已經來了,為何還不現身,莫非明家的家主,是一個藏頭露尾之輩?”

     明家眾弟子紛紛大怒,又是一陣謾罵。

     “既然你想見本尊,那本尊就成全你。”

     只見半空之中,突然產生一陣無形的波動。

     一道雄魁偉岸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半空之中,仿佛是從虛空之中走出來的一樣。

     正是明家家主明晗日,震動整個圣地的最強者之一!

     “拜見家主!”

     明家眾弟子紛紛跪倒在地上。

     明陽朔拱手折腰,恭敬地道:“我不是陳飛宇的對手,讓大哥失望了。”

     “無妨,就由我親手殺了陳飛宇,洗刷他加在你身上的恥辱。”

     明晗日立于半空之中,眼神銳利如鷹,居高臨下地看著陳飛宇,就像是在看一只小小的獵物一樣。

     “想要殺我,你還沒有這個本事。”

     陳飛宇腳尖微微點地,整個人已經漂浮起來,緩緩飛到了半空之中,和明晗日遙遙相對。

     “我承認你的實力出乎我的意料,不過本尊想要殺你,并不比捏死一只螞蟻困難多少。”

     明晗日冷笑,伸出食指,指向了陳飛宇,像是在宣判陳飛宇的死刑:“殺我明家這么多人,本尊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哈,大話誰都能說,可問題的關鍵,你殺得了我嗎?”

     陳飛宇揚天一聲輕笑,渾然沒有將明晗日放在眼里,同時舉劍指向了明晗日。

     劍身之上,閃耀出紫色的光芒,更發出“嗡嗡”的劍鳴聲。

     明晗日看了眼龍淵劍:“劍倒是好劍,連我都有些心動,但是你陳飛宇,還配不上這樣的絕世好劍,就等我殺了你之后,再好好研究怎么讓龍淵劍認我為主。”

     “想讓龍淵劍認你為主,這個愿望是不可能實現了,不過讓你死在龍淵劍之下倒是沒有問題。”

     陳飛宇說罷,率先動手,催動“雷火珠胚”,天上數道粗壯的火紅色雷霆從天而降,向著明晗日劈去。

     與此同時,他施展“浮光掠影”,仗劍縱身而上,以極其刁鉆的角度向著明晗日進攻而去,劍身上閃耀出的紫色光芒,在半空之中拖出一道絢爛的殘影。

     他深知一位“通玄中期”強者的厲害之處,所以出手便是凌厲的殺招!

     “就算你雷法的威力再強,本尊也能單手擎天!”

     明晗日神色輕蔑,竟然依舊飄飛于半空之中沒有躲閃。

     就在雷電快要劈到他的時候,明晗日豁然舉起單手,只見在他和雷電中間的虛空之中,產生一股像水紋漣漪一般的波動。

     雷電劈到波動的虛空上,統統消散不見。

     陳飛宇微微有些驚訝,如此輕松化解雷霆的手段,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并沒有在意。

     因為他已經沖到了明晗日的身前,揮動龍淵劍,一劍徑直斬了過去。

     明晗日左手前揮,所過之處,虛空之中再度產生一股波紋,將陳飛宇的劍勢給擋了下來,只是明晗日也被龍淵劍上的磅礴力道所震,體內一陣氣血翻涌。

     他暗中皺眉,陳飛宇一劍之威,自己竟差點沒能完全抵擋下來,此子的實力,怎么強到這等程度?

     “好強的防御。”

     陳飛宇向后退了一丈有余,忍不住贊嘆了一聲,先是化解雷霆,接著又化解他的劍招,整個過程顯得輕松自在,如此強悍的防御力,陳飛宇還是第一次見到。

     雖說虛空勁不能像澹臺家族的“神州七變舞天經”那樣削弱他人的真元,但是虛空勁的防御力更在“神州七變舞天經”之上,也難怪這么多年來,明家一直能和澹臺家族分庭抗禮,明家絕學的確有過人之處。

     “明家的虛空勁,可不僅僅是防御強那么簡單!”

     明晗日說罷,真元運于雙手掌心。

     只見以他雙掌為圓心,在虛空之中產生一陣波動,向四周激蕩出透明的漣漪,速度極快,霎時間已經激蕩到陳飛宇的身前。

     陳飛宇微微皺眉,雖然這道漣漪看起來沒什么危險,但出于保險起見,他還是揮劍斬了上去,將漣漪硬生生斬斷。

     突然,異變陡生!

     只見斷掉的漣漪,竟然像是毒蛇一樣,纏在了龍淵劍的劍身上。

     陳飛宇持劍的感覺,頓時沉重了幾十倍,出其不意之下,右臂頓時向下方垂去,心中一陣驚訝,連忙真元灌注在劍身上,想要將那道漣漪給震散。

     明晗日卻是不給他機會,主動縱身向陳飛宇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