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封神

第4609章 智慧的力量


    第4609章 智慧的力量

     “我已經表明我是大少主的人,二少主卻依然袒護那個小子,甚至要對我動手。”林暉道。

     紀無缺道:“你要殺他的人,他自然要出面,若是你真的殺了那個人,他必然也會殺了你。”

     林暉聽到這話,頓時冷汗直流,他想不明白。

     “那個家伙死了,對于二少主來說,不疼不癢,但你殺他,那是對二少主的挑釁,二少主自然不會放過你,這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就你這樣,還想要跟隨大少主?”老者不屑道。

     林暉臉色難看了起來,到現在才知道,自己在紀氏兄弟面前,什么都不知,即便是死了,也是一點價值都沒有。

     “大哥,好久不見。”這時候,紀無瑕出現在了院子里。

     “二少主。”老者躬身行禮道。

     紀無缺看了一眼紀無瑕,淡淡一笑道:“二弟,你怎么有空到我這里來轉轉?”

     林暉見到紀無瑕這么快就跟著來了,心中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紀無瑕看了一眼林暉,林暉看著紀無瑕的眼神,頓時冷汗直流,那一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

     “今天有人當街挑撥我們兄弟之間的關系,所以我來跟大哥說一聲。”紀無瑕收回目光,看向了紀無缺道。

     “哦?”紀無缺有些驚訝道:“是誰這么大膽子?”

     “就是這個家伙。”紀無瑕指著林暉道。

     林暉頓時一顫,連忙道:“二少主,我沒有啊。”

     紀無缺聞言,臉色平靜,看不出什么來,語氣更是平靜道:“林暉應該沒有這個膽子吧?”

     “這個林暉,明明知道他要殺的人是我剛認的兄弟,他竟然還跑到大哥這里來,然后當街說自己是大哥的人,要殺我的人,這不是在挑撥我們兄弟之間的關系嗎?”紀無瑕說道。

     林暉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他聽著紀無瑕這話,然后心中推敲之后,冷汗直流,自己的所作所為似乎在外人看來真的是在挑撥紀氏兄弟的關系。

     撲通!

     林暉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道:“大少主,我真的不是要挑撥大少主與二少主的關系……”

     “那你是為了什么?利用我大哥來幫你報仇?”紀無瑕打斷了林暉的話。

     “我沒有……”林暉百口莫辯。

     紀無缺道:“我們兄弟之間的關系豈容你來挑撥,陳老,把他廢了扔出去。”

     “是。”老者點頭。

     “不要……”林暉面色慘白,驚恐萬分。

     老者冷酷無比,毫不留情的就將林暉給廢了,林暉癱軟在了地上,面如死灰,整個世界都是一片灰暗。

     他萬萬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走了一步這樣的錯棋。

     一步錯,滿盤皆輸,就是用來形容他的。

     老者將林暉拎著就扔出了府院,林暉帶來的中年男子在府院外面等著,在他見到紀無瑕出現的時候,就有不好的預感。

     現在看著林暉扔了出來,而且修為全部被廢,臉色慘白,腦海中如晴天霹靂一般轟隆作響。

     “古皇遺跡就要徹底出現了,大哥還有這樣的閑情逸致釣魚,我真是要跟大哥多學習學習啊。”紀無瑕笑著到。

     紀無缺道:“古皇遺跡又不會跑,自然是撐著離開家族的時候,多放松一下。”

     “大哥說的是,我就打擾大哥了。”紀無瑕笑道。

     “不送。”紀無缺道。

     看著紀無瑕離開,紀無缺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陳老在一旁道:“二少主這一招真是高明啊。”

     “我這個二弟現在有長進了?”紀無缺哼了一聲,道:“看來是我小瞧了那個小子了,也是我小瞧了老二對他的重視了。”

     “林暉這個蠢蛋,自己主動送上門來,總算是有些價值了。”陳老說道。

     紀無缺道:“一個沒有腦子的家伙,你去好好的查一查那個人,似乎并不是那么簡單了。”

     “是。”陳老點頭。

     原本紀無缺讓林暉跟著自己,也只是順勢利用林暉去試探一下紀無瑕與蕭寒,而他也沒想到,紀無瑕會想到給林暉扣上了這么一頂大帽子,使得他不得不將林暉直接拋棄了。

     而蕭寒的三言兩語也給了紀無瑕啟發,不僅可以解決掉林暉,還能夠幫助紀無瑕在紀無缺的面前扳回一局。

     這對于紀無瑕來說,雖然起不到什么太多的作用,但是心里夠爽啊。

     一直以來,都是他大哥紀無缺在左右著一切,所以他只要有一點機會,就絕對不會放過。

     林暉一旦出事,那么林皇府就知道不能動蕭寒了,蕭寒的危機自然也就解除了。

     有時候殺人并不需要大打出手,只要機會合適,三言兩語就可以做到了。

     林暉被廢,從紀無缺的府院中扔出來的消息也在風皇城傳開了,所有人都感嘆不已,更是同情林暉了,遇到了這樣一個對手。

     “小姐,這個蕭寒還真是了不得,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林暉給解決了,實在是厲害。”王三刀得知了消息之后,十分感慨道。

     柳飄絮一臉疑惑,道:“林暉被廢,這與蕭寒有什么關系?”

     王三刀說道:“就是在林暉離開之后,蕭寒與紀無瑕所說的那兩句話,林暉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

     柳飄絮回想了一下,然后似乎有所明白,道:“原來如此,的確是很可怕。”

     “有時候,一個人的可怕不僅僅在于他的實力,在在于他的智謀,難怪閆羅會被他斬殺,好幾個皇府在他的手中吃了虧,連人都找不到。”王三刀越想越覺得蕭寒不簡單。

     “他對我們應該不會有什么敵意吧?”柳飄絮有些擔憂道。

     王三刀搖了搖頭道:“目前看是沒有,不過,我們在沒有確定他的身份,他的目的之前,也還是要保持一些警覺。”

     “哦。”柳飄絮點頭。

     紀無瑕在林暉這件事上占據了一些上風,心情很好,就叫上了蕭寒去喝酒,就當是一次慶祝了。

     “雷兄,我敬你一杯。”紀無瑕舉杯道。

     蕭寒喝了一杯,道:“紀兄何故如此高興?”

     蕭寒這明知故問,但也必須要這樣,有些時候裝裝糊涂是好事,讓人覺得自己太聰明了反而不好。

     紀無瑕也不能夠說出真正的原因,因為他們兄弟之間雖然有斗爭,但在外必須要給人一種紀氏一條心的感覺,才能夠令人忌憚。

     “我是替你高興啊,林暉被廢,林皇府豈敢再對付你了。”紀無瑕笑著道。

     蕭寒笑道:“這都是紀兄的功勞,若不是紀兄出面,我即便是不死,怕也要吃大虧啊。”

     “雷兄,你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這一次古皇遺跡一定要幫我,我絕對是不糊虧待你的。”紀無瑕拍著蕭寒的肩膀到。

     “一定。”蕭寒點頭。

     紀無瑕哈哈笑了起來,興致盎然。

     林暉被廢了之后,林皇府竟然沒有了動靜,這也讓人理解,面對紀氏,林皇府還能如何?

     不過林皇府與柳皇府之間的斗爭也徹底拉開了序幕,但這對于皇道世界而言,皇府之間的戰爭,那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沒有什么好驚訝的。

     相對于這些事情,古皇遺跡的開啟,才是大家最為在乎的。

     兩天之后,古皇遺跡徹底的出現了,那是一座巨大的宮殿,籠罩在了結界之中。

     風皇城內所有奔著古皇遺跡而來的王者全部都已經來到了宮殿附近,看著那古老的宮殿,不少人的眼神都閃爍著光芒。

     “終于是出現了,從這宮殿來看,這古皇的實力很強大,里面的皇道意志等級必然很高。”紀無瑕看著眼前的宮殿,心潮澎湃。

     “宮殿被結界籠罩,想要進去,還得打開結界才行啊。”蕭寒道。

     紀無瑕說道:“這結界已經沒有多少力量的,即便是不需要皇者出手,我們也可以打開。”

     “現在已經出現了,那就趕緊進去唄,在這里等什么?”梅良德說道。

     “這古皇遺跡中的皇道意志有限,所以有些人就沒有必要進去了,我古天皇道統獨占六成。”金盛站出來說道。

     “六成?我看還是各憑本事吧。”紀無缺說道。

     “各憑本事我怕紀氏這邊到時候連四成都沒有。”金盛說道。

     “你就這么自信么?”紀無瑕道。

     “既然你們執意如此的話,那就各憑本事吧。”金盛道:“不過,還是那句話,閑雜人等若是進入,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那什么樣的人才算是閑雜人等呢?”這個時候,一名青年站出來問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那王野。

     “你是誰?”金盛看著王野,他并不認識這樣的人,一個沒有名氣的人而已。

     “荒山王野。”王野說道。

     此時,王野的氣場與之前在蕭寒面前完全不一樣了。

     蕭寒看著王野,心中也是有些驚訝,這王野還真不是一般人物?

     “荒山?”聽到荒山二字,很多人都有些驚訝。

     “你來自荒山?”金盛臉色也微微一沉。

     王野道:“我想我應該是有資格進去的,我不進去,那你也別想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