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金瞳

第四千八百六十一章 陰靈


    第四千八百六十一章  陰靈

     這些文字在符紙上游走,每一筆落下,都會匯聚大量的天地靈氣匯聚。

     磅礴的靈氣匯聚在符紙上,每一個文字就像是被串聯了起來,所有的文字都熠熠生輝!

     不過,隨著落筆次數越來越多,楊波越發感覺落筆越來越困難,手中的玉筆越發沉重,每一筆劃出去,都困難無比。

     楊波知道,這時候才是制符的最關鍵時刻。

     九品符箓已是逆天之物,道祖繪制,尚且要遭受阻攔,更何況楊波只有仙臺境三重天。

     想要繪制成功,那就必須要克服眼前的屏障。

     楊波研究替身符箓多年,對于繪制的每一步,都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對于其中的困難程度,他卻沒有足夠的認識。

     楊波眼前光華閃過,一縷光華落在玉筆上,他瞬間就感覺手中玉筆輕松了很多。

     不過,只是畫了幾筆之后,手中玉筆劃動再次變得困難起來,楊波只好再次使用眼中光華。

     替身符箓極為復雜,想要完全把這張符箓畫出來,需要大量的時間,哪怕是道祖繪制,也同樣會耗費大量時間。

     楊波只能靠著眼中光華,持續繪制下去。

     這個過程持續了七天七夜,楊波感覺到全身靈力幾乎耗盡,他在口中含了丹藥,補充靈力。

     同時,他也感覺到眼中光華即將耗盡。

     玉筆落在紙面上,只剩下最后一筆,但是眼中光華落在玉筆中,卻仍舊沒有催動玉筆動起來。

     楊波盯著整張符紙,符紙上已經畫出了大量的符文,這些符文如同漫天星辰一般。

     楊波想起替身符箓秘訣中的一句話。

     “修持之人,不悟大道,而欲速成,形如槁木.心若紫灰,神識內守,一志不散,定中出陰神,乃清靈之鬼,非純陽之仙,以其一志陰靈不散。”

     替身符箓正是要保持陰靈不散,以陰神之體,替代自身!

     想要繪制出替身符箓,那就必須要保證陰靈不散。

     一瞬間,楊波對替身符箓有了更深的認識,手中的玉筆陡然輕松了很多。

     玉筆落下,符文生出。

     一瞬間,符紙上所有的符文都固定了下來,這些符文聯動,發出了璀璨光芒。

     楊波心生喜悅,卻又生出了無盡的疲憊之感。

     繪制這張符箓,幾乎消耗了他所有的精神靈力,想要繪制下一張,肯定要休息很長時間。

     不過,繪制這一批替身符箓之后,楊波就不必著急需要九品符紙了。

     接下來,他會前去砍伐不盡木,做出更多的符紙,這些符紙只需要緩慢灌入靈氣即可,他不愿意讓九品符紙流落出去了。

     上一次,水道祖的那一張符紙,差點要了楊波的性命。

     通過繪制替身符箓,楊波對于陰神有了不少的認識,替身符箓雖好,但是仍舊是有隱患的,因為每一次施展替身符箓,都會消耗陰神。

     陰神幾乎不可恢復,若是使用替身符箓太多,把陰神消耗干凈,接下來就沒有辦法再使用替身符箓。

     在替身符箓的秘訣上,并沒有體現出這一點。

     這些都是楊波在繪制符箓時,根據符箓的情況領悟的。

     楊波能夠測算出,每個人使用替身符箓的上限是三次,若是超過三次,很有可能造成陰神被消耗完,損耗自身精血,后續也沒有辦法繼續使用。

     原本楊波還以為替身符箓可以無限次使用,現在看來,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

     世界是公平的,在獲取的同時,必然也需要付出。

     楊波繪制完符箓,他感覺自己的心境都進步了不少。

     楊波閉關了數月,這才走了出來,接著他就得到了消息,梵天道祖宣布回歸佛門,他自散道祖境修為,把金門拱手送還給金道祖。

     一時間,天下震動。

     所有人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全都驚呆了。

     不管是梵天道祖,還是金道祖,這樣的經歷,實在是太過傳奇。

     梵天道祖貴為佛陀,能夠在青銅古礦中領悟金法則,讓自己成就金道祖之位。

     緊接著,梵天道祖把金道祖斬落道祖境,自己執掌金門。

     哪怕是到了現在,仍舊有很多人覺得,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過不可思議。

     如今,梵天道祖回歸佛門,自散法則修為,讓出金門,這太讓人震驚了!

     梵天道祖能夠修成佛陀境,也能夠修成道祖境,他能夠自由轉換陣營,這樣的天賦,無人能敵。

     楊波看向洛宮羽,“這是什么時候宣布的?”

     洛宮羽道:“這是三個月前的事情,當時這個消息公布出來,天下嘩然。”

     “誰都想不到,梵天道祖為何要這樣做?”

     “要知道,梵天道祖把金道祖趕走,這也沒有過去多長時間,他為何要突然離開?”

     楊波搖頭,他感覺這實在是一件大事。

     當初,梵天與金道祖有過約定,正因為如此,梵天道祖才會修成道祖,如今梵天既然已經成就金道祖,但他卻放棄了,想要回歸佛門!

     聯想到撥浪鼓,楊波感覺整個人頭皮發麻。

     撥浪鼓是梵天道祖幼年時期的玩具,這是不是說明,地府與梵天道祖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若是梵天道祖晚一點蘇醒過來,開啟地府的就應該是梵天道祖。

     如今,梵天道祖回歸佛門,他是想要做什么?

     對于梵天道祖回歸佛門之事,楊波早已知曉,當初金道祖請楊波前去青銅古礦尋找撥浪鼓,正是想要利用撥浪鼓,讓梵天道祖恢復記憶,讓他回歸佛門。

     楊波猛然看向洛宮羽的方向,“消息暴露出來的時候,金道祖是不是已經在金門了?”

     洛宮羽點頭,“已經在金門了!”

     楊波頓時恍然大悟,他向金道祖說出撥浪鼓已經被他開啟地府時,金道祖盡管大怒,但好像反應并不是那么大。

     一則是因為金道祖早已知道這件事情,另外則是因為梵天道祖已經自散修為,把金門拱手相讓,金道祖已經達成了目標,也就不在乎撥浪鼓了!

     現在看來,金道祖可能不只是為了喚醒梵天道祖的記憶,他甚至有可能是想要把撥浪鼓送給梵天,讓他開啟地府。

     如此一來,金道祖同樣能夠返回金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