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高手闖天下

第二千五百零九章 心狠手辣的魔皇


    希拉特看著魔皇阿布凱,神色有些奇怪。

     自從皇城發現天雷軍的奸細以來,無論是在朝堂之上,還是在朝堂之下,魔皇大人經常是愁眉不展,唉聲嘆氣,臉上少見笑容,好像壓力很大一樣。

     現在為什么臉上忽然有了笑容?

     他忍不住問道:“魔皇大人臉上有了笑容,難道想到了找出奸細的妙策?”阿布凱搖搖頭,道:“你們忙碌這么多天,都沒有把奸細找出來,我一時間哪有什么妙策。我如果能這么容易想到妙策,也不會讓你們如此為難。我只是想到一件

     事。”

     吸血魔族之間的交往要人族之間的交往簡單很多,大多數時候都是有什么說什么,少了很多彎彎繞。

     “什么事?說出來也讓屬下也高興高興。”希拉特笑道。

     “或許我們太在意奸細的事情了。”阿布凱道。

     希拉特微微一怔,道:“這些天雷軍的奸細給我們造成了巨大的破壞,怎么重視都不為過啊,魔皇大人怎么說是太在意他們了?我有些不太明白。”

     阿布凱擺擺手,道:“我的意思不是說以后不在意奸細的事情,而是說我們不必為此哀聲嘆息,好像大廈將傾一樣。”

     希拉特洗耳恭聽。

     阿布凱繼續道:“其實就算龍飛情報工作做的再好又如何?要決勝負,還得戰場上見真章的!”

     “霽月城之戰,我們是以逸待勞,固守堅城,還有護城大陣,更有十數萬的人質!”

     “這還不是我們投入戰場最終的力量,我們還有其他的安排。”

     “有了這些作為依靠,何愁我們不能在這一戰中消滅天雷軍?”

     希拉特略微有些明白魔皇的意思了。

     他的情緒也被帶動了,竟然有些激動的說道:“對!霽月城之戰,我們必定大勝!徹底的消滅天雷軍!”

     “到時候我們一定以最殘忍的手段懲罰天雷軍所有人!”

     “我們必須要讓天下人族看看,背叛我吸血魔族的下場到底有多慘!”

     “我們要讓他們永遠記住這個教訓,從此以后,再也不敢反抗我吸血魔族!”

     阿布凱點點頭,道:“嗯,你說的對!這一戰,我們不但要滅掉天雷軍,而且要消滅人族所有的希望!”“但是,我們不能因為對霽月城之戰的樂觀,就麻痹大意!如果不是我們一直麻痹大意,看不上小小的天雷軍,天雷軍也絕對不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也不會形

     成現在的局面!”

     阿布凱一邊在地上來回走著,一邊道:“不過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會讓李世凡和另外幾個大魔王去督促此事。”

     “接下來這段時間,你的主要任務還是調查奸細的事情!”

     “這些奸細雖然不能改變最終的大局,但是擾亂我們的軍心,擾亂我們的秩序,真的非常惡心!”

     “必須把他們找出來,然后以最殘忍的方式,消滅他們!”

     希拉特胸膛一挺,大聲道:“是!把他們找出來,以最殘忍的方式,消滅他們!”

     兩個大魔頭密謀了很長時間,希拉特才離開皇宮,返回自己的山門。

     第二天,魔皇阿布凱親自發布昭告:

     鑒于揚魔宗和扶風宗違反規則,互相斗毆,不但給吸血魔族造成了很大的內耗,而且嚴重破壞吸血魔族的團結大業!

     在整個吸血魔族中,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如果不嚴加懲處,以儆效尤,日后必然會有更多的吸血魔視規則如無物,會有更多的吸血魔挑戰吸血魔族的團結大業!

     到最后,整個吸血魔族勢必會變成一團散沙!

     為了肅清禍亂之源,以震綱紀,決定將他們全都斬首示眾!

     吸血魔族內部,再有自相殘殺,破壞團結之輩,這就是榜樣!昭告發出去的當天下午,揚魔宗和扶風宗的所有成員,包括吸血魔和依附他們的人族修士,還有被他們請來助拳的幫手,總共大約兩千多人,全都被從大牢中拉

     到了刑場!

     魔皇阿布凱親自到場執刑!

     他矗立當空,紫衣獵獵,黑發飛揚,俯視著地上密密麻麻,黑壓壓的人頭,歷數揚魔宗和扶風宗,還有那些前來助拳之人的罪名。

     然后問過他們還有不服之處沒有,等到所有人都說“服了”之后,又從他們之間選出了幾個代表發言。

     他選出的這些代表,大部分都是前來助拳的人族修士和吸血魔。

     他們本是一時仗義,想著幫自己的道友出一口惡氣,結果最后把自己的命搭上了!

     辛辛苦苦修煉幾百年,那些境界比較高的,甚至已經修煉了千年之久,原本還想能修一個成仙得道,踏入仙界,長生不老,沒想到在這里便稀里糊涂的沒了!

     到此時,他們真的是腸子都悔青了!

     他們的發言也是肺腑之言,可謂字字泣血,發人深省,那些前來圍觀的人族修士,還有那些大大小小的吸血魔族,聽的無不動容!

     等到這些代表發言完畢之后,魔皇阿布凱才開始親自施刑!

     那些人族修士被當作食物,獎勵給了一些有功勞的吸血魔。

     那些分到獎勵的吸血魔大快朵頤,哈哈大笑!

     對他們來說,眼前這種場面真的只是小場面,也是再正常不過的場面,對他們來說,人族只是他們的食物,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就好像人族吃豬牛羊馬一樣,根本不會去想這樣會不會很殘忍,他們在乎的只是味道如何。

     那些犯了事的吸血魔就不能當成食物,分給其他的吸血魔了。

     因為吸血魔族有罪嚴格的規定,簡直同類相食!

     阿布凱給他們的結果是,送他們去見死神!

     只見魔皇阿布凱微微抬手,雙目微閉,口中念念有詞,然后右手一抬,指向天空!

     天空之上忽然陰云密布,電閃雷鳴!

     然后阿布凱雙手微微掐動法訣,便有一道道閃電從黑云之間落下,好像利劍一樣從那些吸血魔的頭頂灌入,尾骨灌出!

     然后這些吸血魔的身體,便轟轟轟的全部炸開!

     所有犯了事的吸血魔全都被誅殺!

     這次事件不但轟動了皇城,而且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事件過后,皇城之中的風氣立刻為之一清!

     之前的時候,因為李世凡、月輕舞,還有吳錦秀等人的努力,整個皇城幾乎已經烏煙瘴氣,很多人族都在暗中議論吸血魔族。

     吸血魔和吸血魔之間的矛盾也日益突出!

     揚魔宗和扶風宗之間只是鬧的最厲害的兩撥吸血魔,其實除了他們,在這期間打架決斗的吸血魔多了去了!

     只是他們鬧出的動靜都沒有揚魔宗和扶風宗大,所以,這一次沒有被懲罰。

     但是魔皇阿布凱親自主持的這次行刑,卻是狠狠的給他們敲響了警鐘,從次之后,那些原本已經約好決斗的吸血魔,頓時便取消了決斗!

     那些原本矛盾沖沖的吸血魔,也暫時放下了之前的恩怨,嘗試著重新交往。

     一時間,這皇城之中,好像忽然之間換了一副天地一樣!

     吸血魔族之間,好像又恢復了無限團結的樣子,再也沒有了私人恩怨!

     魔皇得到這個消息后,自然心中大喜,可是李世凡、月輕舞、吳錦秀等人看著局面的變化,卻是心急如焚!

     他們之前之所以把吸血魔族的皇城攪合成了一團亂麻,目的就是為了破壞吸血魔族的團結,降低他們的戰斗力!

     可是現在,阿布凱拼著干掉揚魔宗和扶風宗等兩千多人,算是把他們的努力成果破壞掉了。

     這是他們不愿意看到的,必須得想辦法解決!

     這一天,月輕舞來到了李世凡的府邸。

     李世凡見他到來,立刻把他迎接進了書房,開啟了書房的屏蔽陣法。

     “你現在的身份可不比以前,怎么忽然來我這里了?”李世凡神色有些凝重的問道。月輕舞卻無所謂道:“怕啥?我現在可是魔皇大人的傳信使,你也知道的,權利大的很!整個皇城之中,除了皇城中一些特殊的地方,其他的地方我全都暢通無阻

     。”

     “我當然知道這個,可你來我這里,被有心人盯上,他們說不定還以為你和我有勾結呢!”李世凡苦笑道。

     以前的時候,李世凡是住在他自己的府邸。

     他的書房和李世凡的書房之間是有傳送陣的,他們可以躲開所有人的耳目,暗中相聚。

     可是月輕舞的官方身份被李世凡干掉之后,月輕舞原來的府邸也被阿布凱下令毀滅掉了。

     那個傳送陣也湮滅在了碎磚爛瓦之間,肯定是不能用了。

     月輕舞再想神不知鬼不覺的和李世凡見面,已經是不可能了。

     比如月輕舞這才來李世凡的府邸,如果有人關注,肯定是會發現月輕舞行蹤的。

     李世凡就很擔心會有人發現月輕舞的行蹤。

     月輕舞解釋道:“整個皇城之中,除了大魔王哈斯塔敢說我們對魔皇不忠,沒有第二個人了!”

     “其他的吸血魔,或者人族修士,就算發現了你來我這邊,也不會懷疑我是要和你同流合污,更不會跑到魔皇阿布凱面前告狀!”

     “因為他們知道,跑到魔皇面前,控告我們這些傳信使,那就是自找難受!”“而且,我這才來找你,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