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仙帝

第2218章 為我賣命十年!


    兩團冥火驟然躍出。

     噬魂幡內,更是鬼物繚繞,兩雙猩紅的龍目刺亮起來,黑龍魂張開血盆大口,只等主人一聲令下,就將楚牧羽的殘魂一口吞下。

     不止如此。

     黑霧中。

     噬魂幡主魂幽月,龍淵、虎賁、血殺等戰靈也是蓄勢待發。

     凜冽殺機,已經將楚牧羽團團包裹。

     “唐小友,我,我剛才沖動了……”楚牧羽漲紅了臉,似乎想要找借口敷衍過去。

     可唐明那雙冰冷的眸子,卻令他心神顫動。

     “實不相瞞,那,那個叫崔松源的修士,是我一位老友的后裔,剛才見他即將遇難,沒控制住就出手了。”

     “唐小友,老夫知道錯了,我愿意將先前許諾給你的酬勞直接翻倍,還請小友與我聯手,擊退強敵,救下老友后裔。”

     楚牧羽拱手朝唐明行禮。

     “一句錯了,就能無事了嗎?”

     唐明淡漠出聲。

     “唐小友,你來自世俗華夏,本就與四大宗門有大仇,況且,你身份雖然隱匿得很好,但也難保不會有泄漏危險,只有將這些人擊殺……”

     楚牧羽話未說完,突然臉色劇變。

     轟隆!

     噬魂幡內,黑霧凝聚成道道牢籠,朝他周身禁錮而來。

     “吼!”

     黑龍魂猛然躍出,張開血盆大口,冥火龍息噴吐而下,瞬間將整個噬魂幡點燃。

     “唐小友,你這是何意!”

     楚牧羽眉頭緊皺,周身氣勁鼓動,化作護體真罡將冥火龍息擋在外面。

     同時探手轟拳,饒是只剩下一縷殘魂,這魂體拳勁依舊猛烈,將黑霧牢籠一一擊潰。

     好歹也是一位渡劫境大能,這等殘魂實力,不亞于尋常化神境巔峰強者。

     “你還有臉說我是何意?”

     唐明嘴角浮現出一抹譏諷:“楚牧羽,叫你一聲前輩已經算是給臉了,誰知你自己給臉不要臉,不僅恩將仇報,還敢拿我身份威脅我!”

     對方先前故意提起他的身份,就是想要威脅唐明,與他一同聯手。

     這。

     已經觸及唐明的底線。

     “唐小友誤會了,我只是實話實話而已。”

     楚牧羽瞥了眼外面,沉聲道:“事已至此,我們現在內訌是下策,先聯手抗敵度過難關吧……”

     “不需要。”

     唐明打斷他的話,語氣冰冷:“我先將你煉化,也來得及!”

     轟隆!

     噬魂幡內黑霧狂涌,一尊若隱若現的石碑顯現而出。

     伴隨著石碑虛影,場中頓時陰風暴漲,一股森然冷厲的氣息彌漫全場。

     唐明掌心內,也浮現出一道詭異銘文。

     “鎮魂碑碎片!”

     “鎮魂印!”

     楚牧羽瞳孔猛然緊縮,失聲驚呼:“你怎么會有這些東西?”

     鎮魂碑碎片和鎮魂印,專克魂道秘術。

     尤其是對于楚牧羽這種肉身破滅,只剩下一道殘魂的修士來說,更是本命克星。

     一旦被鎮魂碑鎮壓,輕者殘魂崩碎,重者墜入冥獄,永受責罰,生不如死。

     鎮魂碑顫動,攪動森然冥火朝前方撲來。

     楚牧羽嚇得眼皮微顫,再也顧不上隱藏實力,探手在眉心前捏出一道印記,魂體上頓時浮現出道道符文戰甲,每一道符文,都無比古老滄桑。

     一柄暗金色的開山斧,被楚牧羽握在手心。

     他整個人身披暗金鎧甲,覆蓋渾身,就連頭部也被一尊暗金雙角頭盔覆蓋,只漏出一雙銳利的目光。

     鎧甲在身。

     楚牧羽整個人精氣神都變得不一樣起來,氣勢如虹,哪像是重傷垂死的殘魂。

     “怎么,現在不裝了?”

     唐明冷笑一聲,盯著全副武裝的楚牧羽打量片刻,笑道:“上古符文戰甲,以血脈靈魂傳承,我算是明白璟清為何要殺你,你又為何要救崔松源了。”

     “你們,都是上古遺族!”

     “包括那名手戴七彩琉璃鏈的女子,昆侖域,果真隱藏著大秘密!”

     轟。

     楚牧羽瞪大眼珠子,內心的震驚,甚至讓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氣息,周身迸出陣陣氣勁,猶如雷鳴。

     上古遺族!

     戴七彩琉璃手鏈的女子……

     “唐玄天,你,你到底是誰?”

     楚牧羽此刻無比惶恐,內心最深處的秘密被挖掘出來,以他的心境,竟然有些承受不了。

     “我自然就是唐玄天。”

     唐明冷笑出聲,然后踏前一步。

     探手轟然砸下。

     鎮魂印散發出禁魂之力,這一掌更是噙著渾厚的空間法則,封鎖四周。

     楚牧羽壓力暴漲,手持暗金開山斧猛然劈出。

     錚!

     修羅飛劍同樣斬下,將開山斧攻勢擋住,同時鎮魂碑發出顫鳴,一股澎湃之力轟在楚牧羽身上,將他轟飛噬魂幡范圍。

     楚牧羽眉頭緊鎖,正欲繼續作戰時。

     突然。

     一股靈魂深處的劇痛襲來,令他仰天嘶吼,魂體差點崩潰,身上的暗金鎧甲更是黯淡下來。

     “噗……”

     楚牧羽氣息萎靡,單膝跪在地上,掙扎著想要起身,卻根本提不起半點力氣。

     相反,來自靈魂深處的劇痛,猶如一柄小刀在撕裂他的靈魂。

     這種疼痛,無法隔絕,無法抵抗。

     “啊!”

     楚牧羽癱瘓在地,身上的暗金鎧甲開始消融,連他自己的魂體都快要保持不住。

     “我要滅你,輕而易舉。”

     “不要忘記,助你脫困時,為了擺脫遺址禁制,你已經臣服于我。”

     唐明居高臨下,冷眼盯著楚牧羽。

     隨著他心念一動。

     楚牧羽靈魂深處的劇痛愈加強烈,疼得他在地上不斷打滾,發出如野獸般的嘶吼。

     這一幕,若是被外人看到,看到唐明將一位渡劫境老怪物折磨得如此凄慘,肯定無比心驚。

     這可是渡劫境的老怪物啊!

     在昆侖域,屬于頂尖戰力的存在,更何況楚牧羽還是上古血脈,戰力無雙!

     “唐小友,我,我錯了……”

     “我承認開始太過沖動,我認錯認罰,我愿意發下天道誓言,等離開遺址后,愿意將酬勞提高十倍,今后天武宗也會和世俗華夏聯手……”

     楚牧羽虛弱的發出求饒。

     “還不夠。”

     唐明冷眼道:“本來,你不恩將仇報的話,離開遺址后就放你自由。”

     “但現在可就不一樣了。”

     “我要你,替我征戰十年,為我賣命十年,聽我命令十年!”

     “答應,可活。”

     “不答應,魂飛魄散!”

     唐明的話語,無比霸道。

     錚!鎮魂印落下,懸浮在楚牧羽眉心三寸處,氣息凜冽無比。